广告合作telegram:@yese9988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堕】(11)作者:fl7898256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9-23 15:04:15
  作者:fl7898256
字数:85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一章

疼,火燎一般的疼,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在尖叫着抽搐。刚刚恢复一点意
识,周围一片嘈杂,似乎有女人的尖叫声,有男人的争吵声,我的脑子混沌不堪。
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哪里?我集中不多的一点注意力思考这些问题。

对了,我在跟踪静。我回忆起之前在做的事情。那天在厕所偷听到斯本森与
静的对话,知道了他们在周六,也就是五月十八号有什么特别安排。不知出于怎
样的心理,连我自己都没想明白,我在静还未开口之前就对静先撒谎了。

「周六我一早要出去。」,我低头看着ipad,握着pad的手青筋暴露
似乎要把它捏碎,「要一整天,很晚才回来。」,我咬牙切齿的说。我在保护静,
我这样安慰自己将妻子拱手送人是迫不得已,但是心口的那一阵阵兴奋又让我很
是难堪。

「啊!你……」,原本正在整理衣服的静明显抖了一下,嘴半张着想要说些
什么,一脸惊慌。但是她很快稳了下来,转过身去掩饰自己的窘态,「出去干嘛?」,
她小声问道。

「有些我的材料存在学校农场里,走之前要清理干净。」我继续假装看pa
d,手指随意的拨弄屏幕。快感!呼之欲出的快感!我的阴茎都有勃起的迹象了。
我真的是淫妻癖吗?

「要帮忙吗?」她尽量装作平静,但是声音中那份颤抖难以掩饰。她为何颤
抖?是羞愧还是兴奋?

「不用,都是些粗活,你做不了,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哦。」

就这样淡淡的结束了那段对话。望着妻子纤细的背影,我努力说服自己,我
是去帮她。可是我在心底里知道,这不是真的,面对疯狂的斯本森,我即便去了
也干不了什么。难道我在期待别的什么?

周六一早,我趁着静还没起床就出了门,开车到家旁边的公共停车场换上了
我前天刚租的一辆轿车,又开回了家楼下,停在旁边单元口上,透过后视镜盯着
静的红色福特。思索着斯本森的话,我认为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静。而让我困
惑的是,如果照他所说,只要一个电话短信就可以随便把静招来玩弄,他又何必
大费波折的安排所谓的分手炮呢?今天的事情必有蹊跷,可是我想不明白。正在
胡思乱想着,静出现了。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出来。据我走出家门才半个小时,
除非我走的时候静就已经醒了等着我离开。我的心一阵酸楚。

静的头发有些凌乱,只是略加搭理将长发披在脑后,脸上施了很浅的妆,看
来准备的十分匆忙。看到她所穿的衣服,我的心揪了一下。那是一件蓝白相间,
青花瓷风格的长款旗袍,是我们结婚的时候静特意订做的,我们卧室的床头柜上
还放着一张静身着它拍的婚纱照。我这才猜到为什么斯本森说对这件衣服有感觉,
想必在party那个晚上,斯本森看着婚衫照狠操身下的美人,就如同当着丈
夫的面强暴他的新婚妻子一样吧。开衩到大腿根的裙摆随着静急促的步伐仰起,
露出了里面的黑色长腿,隐约看到肉色,想必还是穿了吊带款的黑丝。美妙的黑
丝小脚上踩着一双十公分的黑面红底高跟鞋,显得腿细长优雅,女王范十足。可
是黑丝配素色旗袍绝对是败笔,配在一起就像是夜店的公关小姐一样。我都能看
的出来,深谙衣着搭配之道的静更是能看的明白,所以她能如此穿,想必是斯本
森的要求。

静一边疾走,一边警惕的扫视周围,似乎也不想自己这身扎眼的打扮引起不
必要的注意,快步上车。一路上,静开的很急,好在周六清晨路上没有多少车,
我很轻易的跟上了她。虽然曾经一度担心自己糟糕的跟踪技术会暴露自己,但是
看静下车后慌乱的身姿,想必是根本就没心情估计是否有人跟着她。我尾随静走
进了D市最好的希尔顿酒店,为了确认她所去的楼层跟她错开了电梯,幸运的是
酒店深邃的走廊和服务员的指引让我在那扇房门关闭之前看到了静的背影。我步
伐沉重的走向那扇走廊尽头的房间。这个房间与众不同,别的房间都是单扇门,
唯独它是双扇对开门,可能是豪华套房之类的房间。环视四周无人,我屏息趴在
门上希望能听到点什么,然而厚实的房门只能让我听到一点音乐声,其他全无。
就在我犹豫要怎么办的时候,后面突然凭空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没来得及转身,
我的后颈就遭猛击,接下来便失去了意识……

在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活动了一下双手,才发现被绑在椅子上,眼前放
着一部笔记本电脑,评不上正放着一部莫名其妙的成人电影,一男一女正在卖力
做爱,女的被操的吱哇乱叫,我的眼镜被摘掉了,看不清细节。而在我的背后,
有两个男人正在激烈的争吵。

「杰森!这人是怎么回事儿!」,一个陌生的男声吼道,「我们之前说好了
没有外人的!」

「冷静冷静伙计,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万无一失!」,一个熟悉的声音,挨
千刀的斯本森!

「那你怎么处理他?」

「不关你的事,我会处理,你俩就按之前谈好的做就好了。」「怎么不管我
的事!我他妈的不想惹上警察!」

「嗨嗨嗨,冷静点兄弟!没人会惹上麻烦!没人会知道你们的存在!好吗?
这样,我再多给你们25% 的佣金,好不好?」斯本森跟那人商量。

「多给50% !」那人反过来敲竹杠。

「哈!跟我抬价……要不这样,还是25% ,但是这个妞多让你们玩儿一天,
怎么样?」「我靠……真的?不是说只有今天一个白天吗?」那人动摇了。

「情况有变……怎么样?这么正的亚洲妞随便玩儿可不便宜。」

「……好!成交!」,陌生男人痛快的答应了,声音满是欣喜,我有不好的
预感,不会是静吧。

「有一个要求,你们要按我的命令做,但是放心,一定让你们玩儿个痛快!」
斯本森送了口气。

「没问题,我两兄弟的耐力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够搞定的,第一次碰上这么
耐操的,还是亚裔……FUCK!他醒了!」,陌生男人不知怎么注意到我醒了。

「没事儿,他看不清你,喏,他的眼睛在我手里……戴上面具出去干你的!」
斯本森命令道。那人没在说话,从我身边经过走出了房间,我扭头只看见是个黑
人,脸上似乎带着白色的面具。

「嗨嗨嗨,毅,我的好朋友,你终于醒了!」斯本森环着我的脖子亲切的说。

「斯本森你这个杂种!静呢,静在哪里!你放了她,证据在我这里!」我对
他怒吼。

「哦?谢谢你跟我谈证据,可是我不想要。我们待会儿再谈好吗?我有要紧
的事情要做。」斯本森贱贱的对我嬉笑着说。「对了,你的眼镜。刚才下手重了
一点,抱歉啊,眼镜有点歪,但是没坏,你先将就一下看场好戏。」「我操……」,
我刚要开口接着骂,斯本森抓起桌子上的一块湿毛巾塞进我的嘴里。

「嘘……安静的看就好,祝你观影愉快!」,他不理我的呜咽挣扎,把电脑
声音调高走出屋去。男人的粗口嬉笑与女人的婉转呻吟充斥着整个房间。这回我
看清了,在被操的高潮不断的女人,是静。

一黑一白两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正在前后夹击,把静夹在中间。黑人很结实,
肌肉发达,身高跟斯本森差不多,黑色的巨屌跟斯本森有的一拼。他直立在那里,
满意的看着亚裔美人,我的妻子静,在低头舔唆自己的龟头,双手抓着静的长发,
将自己的巨屌玩耍般的在她口中捣来捣去,静的腮明显被撑起来一块。静身后的
白人光头身高矮一些,但是依然是肌肉虬结。此时,他正双手抓着静的胳膊,做
着活塞运动狠操静的蜜穴。

被夹在中间的静很是辛苦,但是迷离的眼睛里却又毫无怨恨之意。她主动的
舔唆着黑人巨大的龟头,就如同在吮吸一根冰棍一样,爱不释口。旗袍上襟已经
被解开了,一只吊钟乳从里面垂了出来随着光头的节奏摆动着,胸罩早就不知道
飞哪儿去了。旗袍下摆被掀了上来搭在背上,雪腻饱满的臀部迎合着后面的抽插,
丁字裤被蜕到了膝盖,吊带丝袜可能也为了方便抽插被解开了,一晃一晃的彰显
主人屈辱的姿态。黑丝袜上有着诱惑的花纹,完全是为了在房事中取悦男人而设
计的情趣丝袜,我都不知道她有这个。高跟鞋的鞋尖因为静的姿势而对在一起,
她似乎站的很辛苦,几乎要脱力,只能靠后面男人撑着。嘴虽然被黑龟头堵着,
喉咙中的呻吟依然清晰可闻。

这时斯本森走进了画面,他并没有带面具。他驻足在三人面前欣赏了一会儿,
然后抬头看了一眼摄像机,讪笑了一下,拎着手里的一打啤酒做到了沙发上,一
边喝酒,一边撸着自己的巨根,看来正在热身加入战斗。

我涨红了脸怒号,可是除了发出呜呜的几声没有丝毫作用。

突然,斯本森说了句什么,向着光头打了个手势。操的正high的光头明
显有些不爽,旁边正在享受口交的黑人又说了句什么,光头才不情愿的拔出湿淋
淋的阴茎后退了一步。突然失去了支撑,静婉转的呻吟了一声,腿一软盘坐在了
地上,双臂支撑着地面喘息,有些幽怨不满的回头看那光头。

「过来,母狗!」斯本森指着自己的阴茎。

「我……我不是……」,静低声辩解。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婊子!」,斯本森不满的说,声音太高了几度。

静犹豫了一下,正要站起来。斯本森又说「我叫你母狗,你要自己爬过来!」,
淫笑着盯着静。静脸涨的通红,还是依他所言,向他爬了过去。因为高跟鞋不方
便,只能皱褶眉头屈辱的用膝盖代替脚前进。爬到斯本森的脚边,停了下来,仰
头叫道:「斯本森!你别太过分了!」「哼!骚逼,其实你心里痒的不行了吧?」,
他提起静的下巴,「我要把你操你永远忘不了我,噢,对不起,是我们!现在给
我爬上来!」,对着静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静吃痛闷哼,却也顺从的爬上了斯本森身上,轻车熟路的把那怒张的阴茎塞
进了自己被操的微微张开的蜜穴中,然后自己重重的坐了下去,发出满足的一声
呻吟,双手自然的抱着斯本森的头,有意无意的把乳头蹭倒了斯本森的嘴边,开
始上下起伏,把刚才未被满足的性欲发泄出来。两外两人看到这一淫靡的场景明
显更兴奋了,慢慢抚摸自己的阴茎,期待加入进去。斯本森倒是不着急,示意二
人喝点啤酒,自己先仰头喝尽瓶中酒,然后扔掉酒瓶,双手扶腰开始加力操弄静。

我看不到静的脸,但是看她向后甩起的长发,想必是兴奋极了,不停的发出
「啊啊」大声的呻吟。

「婊子!」斯本森蔑笑着说。「嘴上说不,你这具淫荡的身体被我操的服服
帖帖的。穿着你的婚服与别人做爱爽不爽?」

「爽……好舒服……」,静像梦吟一样的说到,似乎根本没听见斯本森说的
是什么。我的心一阵绞痛。

「那我当着你老公的面操你好不好?」

「好……怎样都好……啊?……啊……不……不……这个不行……哦……轻
点……别太深了……顶着了……顶着了……」,静呻吟道,听到提到我她还是有
所抵触,但是她的动作却越发的大,显然更兴奋了。

斯本森也看了出来,抓着静的臀肉狠操了十几下,然后一把扯烂了静的丁字
裤扔到了沙发后面,然后向满脸欲求不满的光头招了招手,又指了指静的屁股。

光头一愣,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快步走了过来。他们要干什么?难道……

与我所想不差,光头提枪走了过来双手抓着静的臀瓣夹着自己的阴茎摩擦了
几下,就要插。静这才反应过来,「别……别同时……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时已晚,随着菊门也被插入发出一声尖叫,痛苦与快感交织。没想到斯本森这
个杂碎连静的菊门也不放过。想起以前我俩做爱时我开玩笑要与静肛交,差点被
她从床上踢下来。现在看来,静已经被斯本森里里外外玩儿了个遍。

「别……求……求你们了……啊……啊……哦……嗷……好深……太大了…
…你们太大了……别一起……别……」,静求饶道。但是那尖锐激烈的叫床又显
示她在享受这极度的性爱。

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两根巨屌挤压着静体腔内的空间让二人觉得更加刺
激,没人理会静的讨饶,只是怒吼着闷头狠操。二人大约加速操了有四五十下动
作一滞怒吼喘息着显然是要高潮射精了,被夹在中间的静感觉到了二男的动作。

「别!……啊啊……别射在里面!」,静强打最后一点清醒意志扭动腰肢想
要挣脱即将射精的阴茎。可是两个将要高潮的男人哪能听的进去,一人拉着大腿,
一人按着屁股,继续抽插揉捏,享受着静双穴的紧致湿滑。危机意识让静在最后
一刻爆发向上窜了一下,虽然没摆脱菊花中的阴茎,却将蜜穴之中斯本森的阴茎
甩了出来。就在这一刹那,两个男人都射精了,斯本森的阴茎就像一只粗大的水
枪,一股股白色的液体向上喷在静的外阴上然后汇在一起滴落在地板上。光头扬
着脑袋舒服的呻吟着,一耸一耸的把精液全数射到了静的菊花之中,不知道他射
了多少,静的菊花竟然承载不了,白色的精液顺着光头阴茎和菊花的缝隙流了出
来,两股精液混在一起不住的往地板上滴。

被两股精液内外冲击,静也尖叫了一声浑身颤抖着高潮了。她停在半空中抽
搐了几下然后瘫软了下来坠入斯本森的怀中,抱着他毛茸茸的脑袋不停的喘息,
然而从镜头里看,竟然像是被操舒服的静把自己的美乳送进男人的最终一样的淫
靡。

「看看你干的好事!」,斯本森生气的将静掀到一旁的沙发上,显然不满意
最后一刻没有内射成功,反而让自己的精液湿了大腿。

他的一声怒吼把正缩成一团喘息不知的静吓了一跳,这才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看到斯本森脸上的怒意,静哆嗦了一下,赶忙快速的起身把脸埋进了斯本森的胯
部,卖力的舔唆吮吸起斯本森腿上的精液,这才让斯本森的面色放缓了一些。

静被射的一塌糊涂的下体正对着镜头,有意无意的扭动着被玩儿舒服的臀部,
一只手不知出去什么目的抚摸翻弄还未合拢的双穴。

「婊子!婊子!静你这个千人摸万人操的骚蹄子!」,我在心中大吼。然而
一股快感也同时在我的下身升起,看到老婆被人肆意玩弄竟然隐隐有些快感。

斯本森也缓了过来,把静掀到一旁,自己站起来走出了画面外。「随便玩,
我们有的是时间。」他对二人说。

静仰面躺在沙发上,下半身摊在沙发外,依然在轻轻的抽搐。刚才没玩儿爽
的黑人抢了上去,把静捞了起来拉到自己怀里,上下其手随意搓弄。

没过多久,一阵开门声响起,斯本森走了进来。

「怎么样?表演还不错吧?」,他拿着一条白毛巾擦干手扔到我面前,「你
老婆的骚水沾了我一手,刚才去洗了一下。」

我喘着粗气怒视着他。

「噢噢,抱歉,忘记你还堵着嘴。」,说完,他把我口中的毛巾扯了出来。

「哇……啊……fuckyou!……呼呼……」,我大口的穿着粗气,千
言万语总结成了一句fuckyou。被堵了好一阵子嘴,竟然一时没力气说话。

斯本森笑了笑没理我,半跪在我旁边看着电脑屏幕。此时静又恢复了些力气,
在黑人的控制下正在给他口交。她一手揉捏着硕大的阴囊一手抓着阴茎根部上下
套弄,而头却被黑人控制着一上一下的颠簸着。黑紫色的龟头在静的嘴里进进出
出,带出丝丝粘液,黑人爽的脖子后仰靠在沙发上剧烈的呼吸着。刚在静的菊门
里射精的光头把静的双脚拽了过去,脱掉了高跟鞋,让静用一对黑丝骚脚给他疲
软的阴茎足交。

上下同时做功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往往还没蹭几下,静的双脚就停下了动作,
而换来的就是光头对她屁股的狠狠一巴掌,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烙上一个红手印。
静吃痛呻吟,却无奈被黑人制住了头部,为了免受皮肉之苦只能卖力的给光头足
交。

光头享受足交之余,将静的一对高跟鞋拿在手中把玩,突然扔了一只给黑人
然后说了些什么。黑人大笑着着说「我不会输给你的。」,然后把那只鞋攥在自
己的手里。静听到之后突出龟头仰头皱眉抗议,却被黑人粗鲁的按了下去来了一
次身后,呛得涕泗横流。

「完美!天生的婊子!」,斯本森在我耳边赞叹道。

「你他妈的会下地狱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我疯狂的在椅子上怒吼
扭动。这帮男人对静的欺辱以及静的淫态都让我怒火中烧。

「我理解你的愤怒,毅」,掌握主动权的斯本森慢理斯条的说。「原本你不
会看到这些虐心的画面,更不会有这么多人来玩弄她,她原本只会成为我的私宠。」



但是你,你改变了这个局面。哼!居然敢威胁我!我斯本森从来不受别人的
威胁!「

「你想做什么?」,我害怕他做绝了杀人灭口。

想必是看出了我的惊恐,他安慰般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放轻松,毅,我从
来没想过要杀你们!我还有大把的好日子要过,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

我暗暗松了口气,我和静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那你今天要干什么!」我大声质问他。

他没理我,搂着我的肩膀指着屏幕,「快看快看,静这个骚婊子又开始了。」

顺着他的指引,我看到第二场3p又开始了。这次静被放到了地毯上,黑人
正在以传统的男上女下压在静的身上操弄,从摄像的角度正好能看到粗壮的阴茎
进出静的蜜穴,每次抽插都会把外阴操的翻出来。光头正跪在静的头部正在以操
穴的速度疯狂的操着静的嘴,静很是辛苦,只能用一双小手握住光头阴茎的根部
减缓他的攻势。不知道是静内心骚痒的流露还是她无心之举,她的双腿配合的环
在黑人的腰上就像是在为黑人的动作助力。

「你看她多主动。」

我无言以对,这是事实。

「主动才好,这样的录像才有大用处。」

「你什么意思?」我警觉起来。

「就你还博士?这都想不明白?……算了,我来跟你说。」看我一脸茫然,
斯本森讪笑了一下跟我解释。

「你有我性贿赂wan的视频,那我也总该有点什么吧?哝,这个就不错。
检查官看了这个视频之后就不会认为静是被我胁迫的吧?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认为
静是我的人,她是主动帮我贿赂中国商人的。你想告我商业贿赂?没问题,但是
你的老婆也就……」

「你这个无耻的杂种!」

「无所谓你怎么说,你可以试试把我告到送进监狱。我可以保证你绝对能做
到。但是你的静也会跟着我一起进去,正好我也不会无聊,还有个漂亮的中国人
妻可以玩儿。」

「闭嘴!闭嘴!」

「要不要我让你也露露脸,这样就成了成人大片了,哇,我竟然是演员加导
演。」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斯本森……」,听了他的话我感觉身体彻底虚脱了,
完了,越来越糟,没法收场了。

「别杀我,我还没玩儿够你老婆呢,让我多活一会儿好不好!」他拍了拍我
的脸,留下呆若木鸡地我,笑着走出门去。

画面里,三个人已经变第三种姿势了,光头接力黑人到了静的后面,静像一
条母狗一样趴在黑人的跨间,配合主动的为其口交。淫毒之深以入心,我和静就
这么完了?

静全身紧绷,吐出黑人的阴茎,扭身抓住光头的胳膊,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快!我马上……呃呃……马上要到了」,静说。我的胸口如遭猛锤,口中
泛起一丝腥气。黑人不客气的把她的头掰了回来,爬起来跪在静的面前开始自己
发力猛操她的口。在一阵男女混杂一起的呻吟声中三人高潮了,静的四肢失去了
力气瘫倒地上缩成一团,不停的颤抖痉挛。两个男人都把阴茎抽了出来,居然一
人拿着一只高跟鞋怒吼着把精液全数射到里面。

「我的比较多吧。」黑人喘着粗气对光头说。

「明明是我的比较多!」光头不退步。二人争执不下。

「我有个办法来比。」一旁的斯本森出主意。「让她穿上,看那只溢出来的
多。」

「好办法!」二人都冲着斯本森竖起了大拇指。

三个人看好戏似的把静围在中间。

「骚逼,快给你的骚脚穿上鞋!」,斯本森兴奋的说道。

「这……这怎么穿嘛……」

「快穿!不然下一个项目就是在阳台上操你,让外面的人都看见你的骚样!
唉对了,说不定你能上电视,你老公还能看到你呢!」

「别!我……我……我穿就是了……」,静妥协了,虽然她淫态外露,但还
没开放到能坦然的在公众面前裸露性交。

踌躇着,有些难为情的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在男人们的威胁调戏声中踏了上
去。粘稠的精液沿着黑丝小脚的缝隙溢了出来,顺着高跟鞋面流到了地毯上。

「耶!」,黑人发出一声欢呼。「真该死!」光头锤了一下墙壁,回身从旁
边衣服口袋里掏了20美元扔给了黑人。「

要不是这是第二次,我才不会输给你!「,光头不服。

「你来几次都是输,不服我们接着来!」,黑人满意的把美元卷了个卷得意
的瞧了瞧自己依然没有软下去的大屌。

静有些手足无措的抱肩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早都不知道飞哪去了,只剩下
被扯的丝丝缕缕的丝袜还套在腿上,一些明显的精斑摞在一起,不知道已经被打
湿几次了,被精液浸湿的双脚显然很不舒服,有些无所适从的来回踱着。

「行了行了男孩儿们!别吵了!你们有的是时间比。」,斯本森打断二人的
争执,「现在轮到这个婊子的上司来临幸她了,你俩给我一边待着去。」

说完,他伸手拽过不知所措的静,把她有意拽向镜头这边,然后用后入式插
了进去。静发出一声满意的轻吟,完全没有抵抗的弯下腰,用力踮起脚尖来配合
斯本森在背后的抽插,一切都是那么的熟练。斯本森像挑衅一样的看着镜头,他
知道我能看见他,所以微笑着看着这边的我。我全身肌肉紧绷,狠狠的等着屏幕
中的斯本森,看着他不紧不慢一下一下犹如打桩机一样的进出静的蜜穴,静白里
泛红的肉体有节奏的晃动着,双手紧紧扶着桌边,关节攥的发白。突然,他伸手
抓住静的长发把她的脸揪向镜头,静那张痴醉的面庞出现在画面里。不知这厮把
镜头藏在什么地方,静隔的这么近竟然都没有发现,她微张朱唇,洁白整齐的牙
齿露出一个边缘,双眼像是将睡未睡一般半睁着,随着斯本森的动作颤动着,清
晰的呻吟从那幽深的黑洞里传出来。

一声声淫叫像电钻一样钻入我的脑中,就好像静正在与我做爱,我甚至都能
感受到她最终喷出的热气,快感像电流一样沿着我的血管奔袭。

「我爱你,毅!」我脑海中浮现出静迷离的声音。「快来操我!操我!呜呜
呜呜,狠狠的操我!」她说,「fuckmehard!Plz!」。我猛地睁
开眼,看到在静充满欢愉的面庞背后,斯本森戏谑的看着我,

「毅!我在操你老婆!」。

一刹那,静的表情似乎充满了悲伤悔恨,但仅仅是一刹那,羞愧成了一种力
量,静迷乱的高潮了。她扭曲的表情让我眩晕,天旋地转,我又晕了过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