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yese9988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极品家丁萧玉霜补遗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9-23 15:05:16
  “阿弥陀佛,萧二小姐,佛气已经灌注完了,不过…”


“大师有话请讲。”


萧玉霜被老和尚折腾了一下午,肏得神昏颠倒的,但是那种美妙感觉让她以为真的是身体里的邪气被驱散掉了,对于老和尚也是言听计从,一听他话中的迟疑就马上追问。


“萧二小姐现在可是觉得全身酥软,茫茫然,好像提不起半点劲呢?”


“是阿,还有些头晕,这有什么问题吗?大师。”


(小骚货,把我这几天的存货都榨干了,你不累才怪。)萧玉霜玉体横陈地躺在地上,破身后增添了几分少妇才有的妩媚韵味,被老和尚浇灌多次阳精后,就连玉乳圆臀也显得更加饱胀,直让老和尚看得两眼发直,虽然有心无力,却还是淫心不减,多年来所累积的丰富经验让他心生一计。


“善哉善哉,这正是佛气在你体内起作用了,但不能确定刚刚灌注的佛气足够袪除你体内的邪气,我看还是请萧二小姐在佛寺内留宿一晚让我观察看看,说不得,还得用上别的法子,毕竟这种事情要嘛不做,一做就得除根才行呐。”


老和尚赤裸着身躯,下身吊着一根湿淋淋的软皮蛇,但是表情及言语却是庄严至极,让人不禁发噱,不过厢房内的两人却都不觉奇怪。


“我明白了,大师,那么就麻烦你了。”


萧玉霜双手合十向老和尚表达谢意,却没发现他脸上的窃喜之意和微扬的嘴角。


(哈哈,出身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就是单纯好骗,这种极品骚货可没那么常遇到,得把握机会把她的骚屄给耕熟了,想来她的姘头也会感谢我的,阿…我房中的龙精虎猛丸应该还有吧,啧…早知道上次就不该浪费在王夫人身上。)萧玉霜以为老和尚的出神是在苦恼要如何帮她解决身上的邪气,心中的感激之情无以复加,对于林三和姐姐的安危也更加放心,有这么一位得道高僧的帮助,想必所有劫难都能迎刃而解。


就在两人一个意淫一个作白日梦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声音。


“噫,觉吟,你蹲在这边做啥,师父在不在这。”一个瓮声瓮气的大嗓门。


“师…师叔,师祖他…他在里面忙呢,我帮你通报。”一个稚气的声音回答道,听这声音就知道肯定还是个小屁孩。


至空心里想:“这小鬼,又在偷看了。”


一个穿着灰袍的小和尚推门走了进来,年纪顶多只有十一、二岁,长得虎头虎脑,一双大眼圆溜溜的,相当可爱,让萧玉霜不禁多看了他几眼,当觉吟察觉到萧玉霜的视线时还不禁脸红起来,让萧玉霜掩嘴轻笑,却不知小和尚是因为看到了她那娇艳的容貌,颤颤抖动的椒乳,以及没有合拢的大腿根部而燥热起来。


“阿弥陀佛,禀告师祖,定见师叔在外面求见。”年纪虽小,但小和尚的动作语气却是有模有样,一派正气的样子,虽然他看来乖巧,其实却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主。


觉吟是个弃儿,也不知道幸或不幸,还在襁褓中时就被丢弃在栖霞寺山门前,由于聪明伶俐又能吃苦,几位至字辈的和尚都挺疼爱他的。


一次至空恰巧碰见觉吟在偷窥留宿的女香客洗澡,才发现这小子小小年纪,却是淫根已现,让他觉得孺子可教也,就叫大徒弟定心收他入门,毕竟栖霞寺中也是有派系之斗,除了正统和尚外,还有强盗跟亡命之徒,而他们神棍(淫贼)一派却是处于劣势,能够收得那么一个小徒孙也算欣慰之事。


“我出去见他吧,你先留着,我等下还有事要交待你。”至空看见觉吟眼珠不停地转动,就知道这徒孙心里在想些什么,顺了他的愿,让他再多欣赏一下萧二小姐的春光。


“萧二小姐请稍候,我先请人准备厢房,等会儿就让我这徒孙领你去歇息。”


“大师请自便。”


觉吟低头拱手,直到老和尚出去后才抬起头来,对着萧玉霜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施主你好,小僧法号觉吟。”


“小师父你也好,嗯…至空大师是你的师祖呐?”


“是阿,得蒙师祖不嫌,收我入门下……”


觉吟把握时间贪婪地看着萧玉霜娇美的身躯,但脸上仍不忘摆出正经的表情,果然已学到老和尚的几分本事。


而萧玉霜好一会儿才想到自己还赤裸着身躯,虽明白礼教之防,却只当觉吟是个小孩,也不避讳,就在他面前开始穿起内衫跟长袍,随着她的动作,下身的黑森林若隐若现,让觉吟看得鼻息渐重。


开门声响,两人望向门口,就看见至空与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和尚站在门口,萧玉霜心想,这位应该就是定见大师吧。


“阿弥陀佛,老衲有事必须前往邻村一趟,今晚就请萧二小姐留宿一晚,好好休息,待明日一早我再替萧二小姐诊断诊断。”


“好的,那就劳烦师父了。”


萧玉霜起身向老和尚躬身致谢,却没发现长袍没有穿好,露出一大块雪白的肌肤来,让屋里的两个男人一个小孩瞪大了眼睛直看。


小和尚领着萧玉霜前往准备好的厢房,途中经过一间禅房时,萧玉霜突然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不禁停下脚步来。


“施主,怎么了?”


萧玉霜没有理会小和尚的询问,兀自侧身在禅房的小窗边往里头望去,只看见佛龛前一黑一白两具肉体交缠在一起,那是一个中年美妇,赤裸着雪白的身躯,双手拄在地上,整个身躯拱了起来,吊钟型的乳房随着身后男人的动作晃动着。


那啪啪作响的肉体撞击声,以及美妇的娇喘呻吟,让萧玉霜明白那熟悉的声音是什么了,她好奇地看着,而小和尚只能在一旁着急,不知该如何是好。


房里的男人也是个和尚,面貌、体格都与刚刚的定见有几分相似,他紧抓着那美妇的腰肢,还将她的右大腿抬起,一进一出挺动着屁股,随着他剧烈的动作,粗大的阳具不时带出阵阵的淫水。


“喔…好人…冤家…我快站不住了…把我放下嘛…唉唷…好涨…”


“骚货,就是要这样肏你才够劲。”


房间传来的性爱声音,让萧玉霜听得心里阵阵酥痒,心里不禁想:“里面也是在‘驱邪’吗?这和尚说话怎么那么粗鲁,对了…刚刚至空大师好像也是这样,难道这是必要的过程?”


和尚胯下那黝黑的肉屌比至空还要大上一号,萧玉霜心里想,越大的话驱除邪气的效果也越好吧,不过好像也更痛阿。


这时觉吟也忍不住趴在一旁偷看,还不时装作不小心地轻碰萧玉霜的臀部,但她也不以为意,注意力一直都放在禅房之中,只见和尚将美妇人给放下,这时萧玉霜吓了一跳,她认出了这个香汗淋漓,满脸媚态的妇人是母亲的旧识,王夫人,她们王家虽不如萧府,但在附近也能算得上是名门望族,萧玉霜小时候常见到这位长辈。


“她怎么也在这里?喔…听说她家最近有丧事,应该是来找大师消灾解厄的吧,连王夫人都来这,看来栖霞寺果然有真材实料。”


“小师父,房里的大师是什么人呀?”萧玉霜悄声地向小和尚问道。


“那是我的三师叔,定德,他跟定见师叔是亲兄弟。”小和尚脸红地回答。


当萧玉霜靠近时,觉吟只觉得一阵香味迎面扑来,让他心里直打颤,他虽然常偷看一些来礼佛的女施主,但还是第一次如此靠近一个女人,而且萧玉霜还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大姐姐,里头的王夫人拍马也比不上。


“小师父,那你们都会学习这‘驱邪’之术吗?”


“阿…这个…”觉吟一听这话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他有听到老和尚怎么诱骗萧玉霜,但他却是没有半点经验,不禁哑口无言,心中揣揣。


可是萧玉霜突然想起老和尚所说过的话,相当“体贴”地对小和尚说道:“对不起,小师父,我忘了这件事是不能说的,我明白的。”


“啊…用力…啊好舒服…啊……”


萧玉霜心想:“王夫人的表情好奇怪阿,又痛苦又开心的,难道我刚刚灌佛气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禅房内王夫人突然发出一阵尖声呻吟,四肢紧抱着定德和尚,双眼失神,整个脸都胀红,凌乱的发丝被汗水沾湿贴在额头上,但却不觉狼狈,反而更显娇媚。


压在她身上的定德,屁股还一紧一缩的动着,之后一声满足的闷哼,定德整个身子僵住,一脸满足地大口喘气,两人的下身接合处隐约还有“扑滋扑滋”的声响。


这时小和尚拉了拉萧玉霜的袖子,对她说:“施主,我们该离开了,被师叔看见就不好了。”


萧玉霜点头称是,两人轻声地从禅房前离开,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又传来王夫人的淫声浪语......

夜,栖霞寺后院。


栖霞寺院中设有一处地方供留宿的女香客洗浴,一个个木板将洗浴间隔开来,并罩得牢牢实实的,四周围也相当空旷,一眼望去很容易就能看清环境,加上又是在佛寺中,女客就比较不担心有不肖之徒偷窥,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萧玉霜洗澡的洗浴间外,正有两个人身上披了一块深色布躲在草丛里偷看,觉吟也觉得相当无奈,因为他的身子小又灵活,平常偷窥也不用躲得那么远,偏偏领萧玉霜到厢房时恰巧遇到了来送药的郎中,桂游。


桂游说来也是个妙人,早年跟在一名神医身边打杂,学到不少药石之术,但最擅长的竟然是催情药物和壮阳药。后来因为色欲薰心下药迷奸了一个富商的小妾,结果东窗事发,桂游赶紧卷起铺盖跑路,隐姓埋名,东躲西藏。


不过尝到甜头后,桂游开始用他的药术,迷奸中意的少妇或无知少女,随着经验越来越丰富,也比较少出差错,最后来到金陵附近定居,开了间医馆,帮人把脉治病,加上来往的人多,也让他更好物色对象。


说到桂游和老和尚的相识过程也是有趣,桂游来到金陵后不久就勾搭上附近的一个寡妇,成了她的裙下之臣,一天正想去找这个寡妇快活时,却看见了老和尚正在床上肏弄着她,才知道他们两人早就有一腿,或许是同道中人的缘故,相视一眼后就大大方方地三人同床,直把那寡妇肏得叫救命。


两人熟识后才发现,不只是同乡,还同样搞过莫谷唐的小妾,直让两人大叹有缘份,差点就要结拜为兄弟,之后两人更是有福同享,桂游时不时就送给老和尚一些药物,让他诱骗女人更加容易,而有好货色的话,老和尚也不吝和他分享。


今天桂游也是闲着无事,拿了一些新研究出来的药物要给老和尚试试,却恰巧碰见了萧二小姐,那娇美的面容和曲线玲珑的身段让他欲火直冒,而且一看就知道刚被男人浇灌过,桂游心想老和尚肯定得手了,就想分一杯羹,但一问之下才知道,老和尚有事出去,不到深夜不会归来,让他大呼可惜,只好赖在觉吟身旁,跟他一起来偷窥萧玉霜出浴的画面过过干瘾。


“桂大叔,你看归看,可是不要一直拿东西顶我阿。”小和尚抱怨地说道,但眼睛仍直盯着前方。


“嘿嘿…不好意思,大叔这段时间憋得慌,这小娘皮又漂亮,兴奋也是正常的。”


虽然被门板挡住了大半的春光,但那修长雪白的脖颈,微露出来的香肩,以及雪白的秀足,当真是花容月貌,玉骨雪肤,让这一大一小看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


“小和尚,难道就真得等你师祖回来吗?难道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先上马消火。”


桂游一脸急色,看他那神情,仿佛再不让他消火就要发狂了。


“我学艺未精,也没办法呀,师父和师叔也都不在,桂大叔你还是等等吧。”


觉吟略显惊慌地看着桂游,虽然他只有看过男人搞女人,但他也知道有些怪人喜欢他这种小男孩。


“你说说你师祖是怎么骗她的,让我想想看有什么法子,刚好几个和尚都出去了,想得到办法的话,今天晚上刚好让你开开荤,嘿嘿…你还是个童子鸡吧,让萧姐二小姐帮你开封,这是几世的福气阿。”


觉吟一听这话,咽了一口口水,其实他对这种事情早就有兴趣了,只是老和尚认为太早破身会损伤男人的精气,因此觉吟几次大胆提出要求,老和尚都不肯答应。


(如果不趁师祖不在的时候做这件事,天晓得还要等多久,而且这姐姐好漂亮,就算能摸摸她的奶也很好。)加上桂游不停地在一旁吹风,让觉吟听得心动不已,何况这几年桂游在老和尚的薰陶下也学了不少手段,骗这么一个单纯的大小姐,觉吟还是对他有信心的,马上将自己下午所看到听到的情形都交待出来,开始与桂游合议。

洗完澡后萧玉霜就回到了厢房之中,因为觉吟告诉她,老和尚请了另一位大师来帮萧玉霜看看邪气驱散的情形,而且栖霞寺毕竟是佛门清静之地,她一个女流之辈也是不要胡乱走动的好,另外,觉吟小和尚还端来了一个香炉,说是有助于她今晚入睡,让萧玉霜欣喜地摸了摸他的头,直羞得他满脸通红。


长夜漫漫,加上等待的时间又无聊,让萧玉霜又担心起林三和姐姐,想到老和尚今天所说过的话,心绪不由得揪了起来,心里想着,难道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吗?


就在她千头万绪的时候,开门声响,传来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萧玉霜知道是老和尚请的大师来了,连忙起身迎接,但这位大师却让她看得眉头一皱。


“贫僧法号定应,应至空师叔之请,前来替萧二小姐检查身体。”


桂游身穿一身破旧的黄色袈裟,而且一头短发,更令人喷饭的是,衣服尺寸与身材差上许多,桂游本来比至空和尚还要瘦小一些,而至空的三个徒弟又都是人高马大,觉吟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僧衣,只得拿老和尚的旧袈裟给桂游穿上,画虎不成反类犬,本来桂游就只是个市井之徒,穿上袈裟后更像只大马猴,比起至空和尚的道貌岸然相差个十万八千里。


萧玉霜只是天真娇蛮,但还不算蠢,心中不由得起了疑心,但看到觉吟跟在这个和尚身边,又觉得是不是自己多疑了。


这时觉吟说道:,“施主,我这位师伯乃是带发修行,平常精研佛理、药理,对于外物不甚在意,请你见谅。”


而桂游也早有准备,知道她定会起疑,说道:“善哉,若欲净自心,当知心本净,只因随妄想,犹尘翳明镜。我观萧二小姐颇有慧根,难道也会被这虚幻本相所迷惑吗?”


虽然对桂游的话半知半解,但她也明白这话是意有所指,顿时心中有所愧疚,栖霞寺的和尚都是有道高僧,自己怎么可以以貌取僧呢。


“不不,是我着相了,大师,该是我请你原谅刚刚的无理才对。”萧玉霜一听这话就急了,这几位高僧为了自己的事如此上心,怎么还能抱有怀疑之心呢。


桂游一听这话也是直窃喜,ㄚ的,还没见过那么好骗的蠢货,几乎是自己要送上门来等肏的。


“善哉善哉,这种事情不用在意,为免夜长梦多,还是请萧二小姐先平躺在床上,让贫僧先为你把个脉吧。”担心拖久了又被看出破绽,桂游决定速战速决。


萧玉霜也不疑有他,躺上床后就伸出纤纤玉手让桂游把脉。


对于自己的专业,桂游表现得架势十足,仿佛一位悲天悯人的医生一般,让萧玉霜放心不少,不过当桂游摸上萧玉霜那滑如凝脂的玉腕时,差点没能把持住自己。


(光看这小手,就能知道这小妞是极品中的极品阿)“唉…”桂游突然眉头一皱,叹了口气。


“定应大师,怎么了吗?”


看到桂游脸上神情千般变化,萧玉霜心里一紧,冷汗也流了下来。


“至空师伯的诊断没错,萧二小姐的确是邪气入体,但没那么简单,邪气已经扎根,光用佛气只能治本,而不能除根,最好还是搭配药术双管齐下,方能有所成效。”


“大师…那…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寺中修练‘驱邪’佛法的人不多,加上至空师伯又带着三个弟子出去了,唔…我看这样吧,觉吟年纪也够大了,就让他帮我打个下手,我尽力试试,至少可以缓和情况,等待至空师伯归来。”


“好的,那就麻烦大师和小师父了。”一听有办法可解决,刚刚悬着的心就放松了下来。


为了逐步降低萧玉霜的戒心,加上桂游也不如至空那个专业神棍,所以最重要的一步还是用上了他常用的手段。


桂游先让觉吟捧来了一盆清水,对萧玉霜说这水常年受佛气净化,有莫大之功效,然后用柳枝沾水洒在躺在床上的萧玉霜身上,殊不知水里已加进了药物,与觉吟之前端进来的香炉中的香混合后,就会有催情助兴之效,但为了安全,桂游还在水里加入了少许迷药,就算萧玉霜察觉不对,也无力反抗。


果然过了一会儿,萧玉霜开始觉得昏昏沉沉,全身发热,嘴里不停地呢喃,桂游知道药力发作了,告诉她这是邪气被引导出来,等他施法聚集邪气后,就可以用至阳佛气一股作气消灭它们。


萧玉霜一听这话也安心了,却不知她那扭动的身躯已经让她变得衣衫不整,白嫩嫩的大腿跟雪白的乳肉都露了出来,桂游和觉吟的下体都已经竖立起来,要不是桂游想要让药效再多发挥一下,觉吟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扑到萧玉霜身上了。


突然,萧玉霜低吟了一下,像是受不了似的,身子一抖,玉腿一踢,本就没有绑好的长袍敞开来,整个人侧身躺去,光滑洁白的美背,雪白的腰肢坦露在大小淫贼的眼前。


桂游毕竟有经验,只是咽了口口水,脸上露出一副猪哥样,但觉吟却是满脸通红,双腿磨蹭,手还不停在他命根子的位置揉搓。


跟着两人小心地将萧玉霜背后的细绳解开,并且将她给翻了回来,才发现萧玉霜的身上都已经湿了,只是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刚洒上去的清水,还带有体香,让他们心想,这千金小姐就是不一样,连汗水都是香的。


“大师,我好热…好奇怪…而且好痒好痒……”


“萧二小姐是哪里痒阿?”桂游边问,一边小心地将她浅绿色的肚兜给脱了下来。


“下面…下面的骚屄痒…大师…快…快拿你的肉屌插我…我要佛气阿…”


桂游听得心里一动,心中佩服老和尚的手段,竟然能让一个大户人家小姐讲出这种荤话来,他看时机已成熟,就将那沾满体香的肚兜拉起,顿时满室生辉。


那丰腴起伏的娇躯曲线,惊耸弹跳的酥胸,迷人的胸型,特别是那粉色的乳晕,伫立在上面的小花生米,直让两个男人张大了嘴,觉吟更是不堪,双腿夹紧,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命根子,他的初精竟然就这样喷了出来。


不过毕竟是年少气盛,觉吟刚把裤子脱掉,他那半长不短,连毛都没长的出来的小鸡鸡又硬直了起来,让他迫不及待地爬上床去。


多年后,觉吟禅师回想当年那一幕,说道:“那真是我佛显灵阿。”


觉吟之所以敢鼓起勇气下手,也是因为跟桂游讨价还价后,他可以在桂游之前先亵玩萧玉霜的身体,因为他知道这些长辈有时候玩一玩就会喷得到处都是,他可不想去沾到那些脏东西。


只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骑在一个十七岁少女的娇美胴体上,不停地搓揉亲吻那雪白双峰,不过觉吟毕竟还没有发育,整整矮了萧玉霜两个头,那情景看来奇怪,却又相当淫猥。


“你先亲亲她的奶子,不要用咬的你这笨蛋,等下弄醒她怎么办,轻点!!”


桂游一边现场指导,一边把萧玉霜的亵裤缓缓地拉了下来,仿佛在做什么圣洁之举一般,只见两瓣玉臀,白嫩修长的赤裸玉腿慢慢的露了出来,把亵裤丢到一旁后,桂游又把萧玉霜的双腿打开,那潺潺流水的粉嫩肉穴映入眼前,绵绵细细的草丛点缀在其上,一张一合的小穴上时不时地可以看见那美丽的小珍珠,伴随着觉吟“啧啧唧唧”的吸吮声,萧玉霜那渐渐放开的诱人呻吟声,桂游只觉得,这应该就是西方极乐世界了吧。


也顾不得再指导觉吟,抬起萧小姐的玉臀后脸就往湿濡的肉穴凑去,热乎乎的鼻息喷在小穴上面,反而让更多的淫水流了出来,桂游心中犹疑了一下,老和尚今天不知道射了多少进去,会不会吃到他的脏东西,不过机会难得,他还是伸出舌头直在肉穴里动来动去的,鼻子也贴着萧玉霜的私处,几乎也要一起钻进去了!


“嗯…唔…大师…好奇怪…这个跟今天下午…呜…”


萧玉霜在淫药跟两个淫贼的玩弄下,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话都还没说完,觉吟就凑上去堵住了她的嘴,学着今天老和尚的动作,跟萧玉霜湿吻了起来,虽然技巧相当僵硬,但在萧玉霜的主动引导下,两人的舌头还是顺利地交缠在一起,交换着香津,觉吟的双手还不忘抚摸萧玉霜的胸部,在三处受袭的情况下,萧玉霜嘴里吐出含糊的呻吟,达到了今晚第一个高潮。


或许是淫药的刺激,萧玉霜这一次的喷潮极多,双腿更紧紧压住桂游的头部,不让他起身,桂游也乐得大口大口吞着花蜜,不过量实在太多,还是被喷得满脸都是。


觉吟跟萧玉霜的湿吻还没结束,虽然好几次换不过气,但萧玉霜舍不得这种舌头交缠的美妙感觉,紧抓着觉吟不放,但他的小阳具不停地在萧玉霜的肚皮上顶弄着,变得越来越硬,觉吟急得想要学师祖跟师父一样,放到萧玉霜的嘴里,但毕竟是初哥,一下子没忍住,就这么喷在了萧玉霜的玉乳上,抖了几下,足足喷了三道童精出来,让觉吟整个人摊了下去。


“嘿…小和尚你满足了吧,先躺到一边去,看大叔表演。”


桂游已经脱个精光,露出一副排骨身材,卖相甚至比老和尚还差,下身的阳具细细长长又红通通的,倒也不算小,不过萧玉霜这时已经迷迷糊糊的,只是不停地挺腰,要桂游用肉屌帮她灌注“佛气”。


捧起萧玉霜那诱人的裸体后,桂游也憋得慌,将她的长腿搭在肩上,‘滋’的一声就插了进去,萧玉霜高声呻吟一声,身体拱起后,整个头向后仰,弯出了一道优美的曲线。


“趴滋趴滋”的声响不停地传出,萧玉霜的小穴真的是湿透了,插进她下体的细长阳具,不停地带出淫水,让桂游这个色鬼越干越兴奋,一下比一下重,一双大手还握住鼓涨粉嫩的乳房搓揉,好像想挤出奶来一样。


“喔…这小妞就喜欢粗暴点的,真爽。”


萧玉霜已经忘了什么邪气、佛气的事,今天初次尝到性爱滋味的她不停地迎合着男人的肏弄,随着她高低起伏的喘息,就知道她又来了好几次高潮,觉吟在一旁看得直撸着他的小鸡巴。


随着萧玉霜那像是梦靥般的娇吟,桂游的小腹不禁加速挺动着,除了那翘臀的美妙触感外,肉屄内的软嫩湿滑的肉壁更是夹得他也开始低吟起来,让他赶紧转头啃咬起萧二小姐的玉腿以转移注意力。


“呼…呼…小和尚,这小娘们…不会是老和尚今天才刚开苞的吧…也太紧了。”


桂游心里由衷的赞叹,真是折寿十年也值得了。


不过觉吟没有时间回答他的问题,只见他又趴在萧玉霜的身上,抢着玩弄她的美乳,还用手指夹住那肿胀的乳头捻动,让萧玉霜又开始尖声呻吟起来,下身更是夹紧,来了一次相当厉害的高潮,喷出来的阴精直烫得桂游也忍不住。


(娘的,我刚刚还吃了药,怎么那么快就交货了!!)桂游双手将萧玉霜的屁股用力抬起,狠命地插弄着,每一下都顶到花心,让她直叫嚷,幸好这一处的厢房今晚只有萧玉霜留宿,叫得越欢反而更让男人兴奋。


随着桂游一阵脚软,大股大股的精液喷进了萧家二小姐的体内,然后紧紧地堵住,不让半点东西流出来,他心里恶意地想着:“最好是让你怀上我的种,然后让萧家帮我养大孩子。”


……一个老淫贼跟一个刚成为男人的小和尚,直在萧家二小姐身上交了好几次货,刚开始觉吟还会怕脏,到后来也理会不了这么多,学着桂游,捧起了萧玉霜的玉臀,第一次实际地插进女人的肉屄中,那层层叠叠的腔肉,把他的小肉棒包得紧实,让他不到五秒就交货了,但至少也尝试到了内射的滋味。


或许是药下得太多,萧玉霜一开始还能迎合男人的奸淫,后来就只能张着嘴巴,傻傻的呼着气,任他们摆弄,下体分泌的淫蜜至少弄湿了半张床。


看着还趴在萧玉霜身上啃咬着乳房、香肩、纤腰和嘴巴的觉吟,桂游嘱咐他收拾好现场,并记得用来瞒骗萧玉霜的说词,以免露馅,说完就自顾自地走了,心想就算有差错,等至空和尚回来了也是能搞定的。


走到寺门时,只见桂游的身影一拐一拐的,嘴巴里直叨念着:“药还是下得太重了,射到我都干了,唉唷…我的腰。”


而此时寺门前的道路有四道人影走来,为首的人看见桂游就开口说道:“你这淫虫怎么现在还在我们寺里阿?”。


隔日清晨,栖霞寺一个偏僻的禅房中。


一具赤裸的女体整个俯趴在一张小木桌上,双手紧抓着桌缘,嘴角挂着一丝精斑,两条腿则摆在桌面外晃荡,一道水流从大腿根部流了出来,流出桌面时就像个小小瀑布般,相当别致。


这时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和尚上前抓住她的双腿,也不讲究技巧,坚挺的巨棒直接捅进了她的蜜穴中,让她疼痛地闷哼,摆着腰,希望可以减轻些痛楚,和尚也不理会,插进半截大屌后就开始用力插干着胯下的美肉,让身下的女人不停地发出淫靡的叫声。


中年和尚的身后还有另一个和尚在等着,不过脸色看起还不是很高兴,不停用手套弄着自己已经硬挺的阳具,旁边还有一老、一中、一小三个和尚,僧袍敞开,赤裸着下体,耷拉着一根软趴趴的阳具,而且上头湿淋淋的。


趴在桌上的女人正是萧家二小姐萧玉霜,昨天被那位“定应大师”治疗后,就昏昏沉沉地睡去,只能隐约记得一些细节,但仔细回想却又想不起来,最后只能相信小和尚的说法,因为邪气扩散令自己神智昏聩,因此坚持不到作法结束就昏睡过去了,不过摸摸自己的肚子,似乎能感觉到不少佛气,她也就没有多想。


一早用完早膳后,就被带到了禅房里,除了老和尚跟小和尚外,还有定心、定见、定德三位老和尚的徒弟,禅房除了佛龛外,就只有一张奇怪的桌子,上头挖了两个大洞,让人可以直接看到底下的地板。


老和尚向萧玉霜解释,经过他师侄定应的治疗后,已经有了一个简单的办法来消除‘邪气’,那就是灌注大量的至阳佛气,让邪气可以中和为一般的水流泻出来,为了这件事,老和尚特地找来徒子徒孙一起帮忙,还拿出了深藏寺中,专为驱魔所用的供桌。


虽然一次在那么多人面前赤身裸体让萧玉霜有些迟疑,但想到林三和姐姐,而且还有几位大师不惜舍身贡献出自身的佛气,她俐落地将自己给脱光,露出姣好的身躯来,看着眼前几位大师肃穆的样子,甚至连小和尚也是正经八百,萧玉霜也觉得自己伟大了起来。


(为了林三,为了姐姐,原来我也能变得那么勇敢。)萧玉霜趴在桌上后才发现原来洞是用来给自己摆放胸部的,如此一来就不用怕压疼了,心里不由得感谢和尚们的贴心,但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双大手轻轻地抚摸着后面的粉臀,萧玉霜转头一看,正是已经脱个精光的老和尚,而其他几个大和尚跟小和尚也已经脱得干干净净,下身的肉屌全都直挺挺地站着。


“大师…可以快点开始了吗?”萧玉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她发觉所有人都盯着她那雪白的屁股看,不由得缩紧了臀肉,那粉嫩的小菊花也一张一合,让老和尚看得差点失神。


“阿弥陀佛,施主也有经验了,那么老衲就不客气了,等下灌佛气的过程难免有些疼痛,请萧二小姐多忍耐。”


之后几个和尚一起上来挑逗着萧玉霜,不知道是淫药效果还在,还是天生太过敏感,没一下子就喷潮了两次,老和尚看她也已经够湿润了,就带头开始肏弄起这个天真单蠢的千金小姐。


一般来讲,老和尚之后应该是大弟子定心执二手,但他昨天到邻村去勾搭妇女时却出了差错,连累老和尚还要带人去帮他解危,所以今日就罚他得排在最后,就连他的徒弟觉吟也能在他前面先享用萧玉霜的小嘴,让她用那湿软的腔肉和香舌把童精给吸了出来,让定心心里相当不快。


现在在肏弄萧玉霜的壮和尚是三师弟定德,被萧玉霜看见在肏弄王夫人的那个和尚,为人最为粗暴,而且讲话也相当粗鲁,老和尚严令他干女人时绝对不能开口,以免被察觉不对,反而让他能专心在肏穴这件事上。


“阿…唔…大师你快了没…佛气要出来没…”


萧玉霜被他撞得直发疼,整个臀肉都红了起来,而且下身满涨的精液随着他肏穴的动作,也一股一股地在体内流动,让萧玉霜觉得自己呼出的气中也有佛气的味道了。


但定德也不理会她的叫嚷,一下一下像是在锄地一样,“咚咚”的声响不断,连小桌都开始往前移动,吱呀吱呀的响,萧玉霜忍受着那又痛又爽的感觉,都分不清叫出来的声音是呻吟还是哭泣了,终于等到定德射了出来,但他仍是边插边射,不但每一下都顶开了子宫口,而且阳精还是直接灌到了里面,让萧玉霜白玉般的脚趾不由得向内紧缩,从鼻子发出了一阵长长的呻吟。


定德把软掉的肉屌拔出来时,又喷出了一两道残精在萧玉霜身上,原先的美背满是精液干掉的痕迹。


就在萧玉霜还没回神过来时,定心心急难耐地像抓小鸡似的将她给拉了起来,大手罩住胸部就开始搓揉,肉屌不停地在她的丰臀上蹭来蹭去的,只见萧玉霜原本白嫩的胸部上有一道道的红印,全是刚才给撞的,萧玉霜以为这位大师是在担心自己有没有弄伤,好心地对他说道:“大师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包括觉吟,都觉得萧玉霜实在是傻到极点了。


“二小姐无事就好,贫僧接下来要使出我所学之秘法来驱除邪气,希望萧二小姐多加配合。”


定心那方方正正的脸相还挺容易让人信服的,加上又是至空和尚的首徒,萧玉霜相当放心地点头允诺。


跟着他大手抓住萧玉霜的纤腰,就将她湿漉漉的骚屄往自己的阳具上放,并且对萧玉霜说道:“请萧小姐用腿盘住我的腰,这样才好让我施展秘法。”


萧玉霜依他的话做,双手也主动搂住了定心和尚的粗颈,两个人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萧玉霜感觉到一个硕大的圆球顶住了自己骚屄口,其实她刚刚就有留意到定心的肉屌是这几个和尚中最大的,加上她已经实际体会过,越大的肉屌驱邪效果越好,但也更容易疼痛,让她不禁心中揣揣,开口对定心说:“请大师慈悲,快点灌注佛气,不然人家承受不了阿…”


这天真的话语反而让定心觉得她在勾引自己一样,开始摇动萧玉霜的纤腰,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肉屌给吞了进去“阿…大师…好胀阿…”


众人紧盯着结合处,只见定心的大屌一点一点地消失在萧玉霜娇嫩的肉穴中,鲜红的嫩肉紧紧包住阳具的根部,还不时地挤出白浆来,这场景真的太淫秽了,让他们不禁抓住自己的肉屌。


“二小姐留意了,这招叫‘罗汉提袈裟’,能够加快邪气的驱散,不过也更加难以忍受。”


一听定心这话,萧玉霜紧张了起来也不由得缩紧了下身,让定心的肉屌将她的肉穴紧紧撑开,直涨得她心都酥了。


跟着定心每一次起落都狠狠地顶开花心,淫水一道道地从两人结合处流出来,直插得萧玉霜高声呻吟,特别是每一次下落时,那勾魂的哀叫声,直让旁边的几个和尚听得兴奋,连阳具都回过气来,怨恨自己刚刚怎么就没想到玩花式。


只见萧玉霜被肉屌插得无力搂住自己,定心双手上移抱住了眼前的美肉,让她浑圆的胸部在自己满是胸毛的胸膛上的磨蹭,大嘴更凑上去封住了她的嘴,肥舌直往喉咙里面伸,但萧玉霜也不觉得恶心,反而不停吸舔着他的舌头,传出“哒哒”


的弹舌声响。


定心下身不忘使劲的肏着萧玉霜的小穴,脸上狰狞,发泄着这两天的不顺,萧玉霜却毫不知情,还以为秘法真的特别厉害,让她感觉就像昨天晚上被定应大师治疗一样,邪气全被逼了出来。


尽管老和尚吩咐过,第一轮速战速决,前面几人也是半柱香就交货,但定心今天却特别勇猛,用了高难度的姿势还是撑过了半柱香,搞得萧玉霜叫到声音沙哑,头发散乱,汗水、淫水洒得到处都是,跟着下身一阵痉挛,蜜穴的腔肉开始大力收缩,深处就像有张小嘴一样不停地吮着,把定心的肉屌裹得舒畅无比,但那紧缩的洞口却是将根部夹得发疼,可说是痛苦与极乐并存。


萧玉霜的两条美腿猛地用力地伸直,全身就只靠定心的双手和肉屌撑住,定心也察觉到她下体的异样,“啵”的一声,将肉屌给拔了出来,将她放在了地板上,跟着将肉屌凑上前去,摆在她的面前套弄。


“佛气来了,二小姐留心了……”


但萧玉霜却是顾不得去接那珍贵的佛气,她双眼紧闭,双腿颤抖,一声娇鸣后,竟是喷出了一道黄色的尿水,而定心也在此时一个哆嗦,喷出了大量的白色浊精,弄得萧玉霜整个脸上都是,连头发都沾到了。


尿了好一下子,萧玉霜才回过神来。


“对不起…大师,浪费了你的佛气,还弄脏了这里……”


萧玉霜害羞地吐舌,不小心尿了出来这件事让她羞得满脸通红,不知该如何是好,脸上的精液更是直往身上流,她只得赶快用手捧起,将这些‘佛气’舔个干净。


一个本来气质优雅,明媚靓丽的大家闺秀,此时身上满是男人喷出的阳精,大腿间则流着一摊黄色的尿水,肉穴上更有一圈白糊的液体,显然被插弄到精液都倒流出来了,现在更是主动用手括着脸上的阳精到嘴巴里,搭配上她那俏丽的容貌却是显得淫媚无比。


但经过那么多壮男的浇灌,短短一日,萧玉霜的身体却是变得更加丰满,挺立的乳房也变得软嫩,肌肤也被滋润地像是可以掐出水来一般。


定心看着自己辛苦的成果相当满意,微笑着对萧玉霜说道:“萧二小姐不用担心,这点事不算什么,只是承接佛气中断了,等下得再辛苦点多来几次,这样吧…萧二小姐下面边灌注佛气,上面也再吸一些佛气,如此一定能更快达成效果。”


萧玉霜心想也对,这样还能防止自己叫得太大声去吵到别人。


“但是这样就要辛苦各位大师了,玉霜在这里先向各位大师致谢了,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既然萧二小姐如此诚心,老衲手中还有个辅助驱魔的法器,原本以为用不上,不如也用了吧。”


老和尚拿着一串古铜色的佛珠对萧玉霜慈祥的说道,但那笑容在他的徒子徒孙看来整个就是至淫至贱的模样。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