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yese9988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霜落冰心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9-23 15:05:16
  那日夜间的一声叫喊暴露了林晚荣的身份,使他被匪人捉去,让萧玉霜深深内疚,把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后来还去了栖霞寺,斋戒沐浴,每天为林三和姐姐祈福。


栖霞寺位于金陵以东,年代久远,香火鼎盛,颇负盛名。


如今,寺院外围的一间厢房。


一个娇俏的背影,长长的青丝未曾扎结,直垂到双肩,消瘦的身体披着一袭淡灰色地素袍,躬身跪在佛龛前,双手合十,正在轻轻的祷告:「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请保佑林三与姐姐平安返回。弟子萧玉霜,愿以性命,换他二人。求两位菩萨成全弟子。」她说完,便恭恭敬敬的磕头。


此女正是萧玉霜,十七岁的少女明媚靓丽,虽然因为惆怅而略有清减,但是素袍也难掩的是女孩发育丰圆的娇躯。萧玉霜秀眉轻蹙,面带忧色淡念佛经,只是虔诚祈祷的她不知道,门外已经有一双淫邪的眼睛盯紧了她。


寺庙是佛家之地,但也是隐贼纳匪之所,多少匪人会在走投无路之时寻求佛祖庇护。一入寺院,前尘罪孽化为云烟,青灯古佛洗污净垢。


茅二狗当年就是个神棍骗子,因为机灵再加上三寸不烂之舌,敛财骗色,倒是逍遥了好些日子。不过终日打雀,还是被啄了眼。


哄了一位求子心切的美艳少妇上了床,下种十余次,风流快活时却因得意忘形被那家男人撞破,以前凭他(陆地神仙)的名声,别人还常常将娇妻奉上供其凌辱,可偏偏这家男人余文葛是个浑人死脑筋,不管说什么,就是一个打,把他给揍个半死,一根小指都被剁下。


(神仙)竟然被打了?这可了不得,身份一下被揭穿,以前的旧账就有人清算了。余文葛他表哥莫谷唐是那时的县太爷,曾经也为求子被忽悠的把小妾双手呈上,现在正纳闷宝贝儿子长得不像自己,表弟那里就出了此事,这下可恼羞成怒,全城搜捕,茅二狗拼死拼活的出了城,一路乞讨到金陵,晕倒栖霞寺院门。


后面不用赘述,就此入寺,成为至空和尚,当年的(陆地神仙)也变成了现在的(解签大师),颇具名望。


二十多年过去,至空禅师过的很滋润,还收了几个心腹的徒子徒孙,喝酒吃肉自有孝顺,就算想女人了,也能在解签时忽悠几个怀春少女、求子少妇。只是每逢看到少根小指的左手,总是恨得咬牙,「哼,你切佛爷的手指头,佛爷给你俩戴一辈子绿帽子,值了。」当然,经过几十年的佛法熏陶,六十多岁的老和尚,长髯飘飘,双手合十再加一句「和弥陀佛」,还是很有得道高僧样子的。


至空大师现在站在窗外,看着萧玉霜清丽娇媚的身姿,跪倒时浑圆挺翘的嫩臀,不禁身子发热,猥琐的样子把高僧形象破坏无余。


「这萧家的小姐真是美得冒泡,十七八岁的小嫩苞我不开谁开?」(卡兹)门开的声音。


萧玉霜回头,一个闭目沉首,双手合十的老和尚站在门外。


萧玉霜对佛龛告罪一声,缓缓起身,走到门前微拜:「至空大师。」「阿弥陀佛。」至空在萧玉霜俏脸打量一眼,罥眉星目,双眼微微失神,唇儿娇艳,略带苍白,让他心中更热(小妞不得了,这小嘴不尝尝真是枉此生,看她神不守舍的样子,岂不更加好骗?)「萧二小姐气色灰暗,应该是家有变故,可否与老衲一叙?」「大师,呜呜呜,都怪我,都是我还害林三被他们捉走了,呜呜呜……」萧玉霜这几日心中内疚凄苦,原本被林三伤了心,可刚刚有所回转之时,却因为自己的过失使林三被那些杀人不咋眼的贼人掳走,此事无法说与母亲,可知心的姐姐现在也是生死不明。小小年纪突遭如此变故,只能整日自怨自艾,又无人开解,钻进角尖的萧二小姐认为全是自己的错,将希望全寄托在菩萨身上,现在看到高僧的询问,终于爆发出来。


「阿弥陀佛,诸行无常,是生灭法。萧二小姐不必悲泣,因果循环,请诉其果,明其惑,让老衲点其因,解其困。」至空和尚也没想到一句话就让这小妞情绪失控,但也是心中暗喜。


「啊,大师,玉霜失态了。」萧玉霜发泄一阵,心中烦闷稍减,看着面前大师得道高人的稳重模样,更是安定,将至空和尚请进屋中,就把那夜和林三的事情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这小妞还有个家丁姘头,看着清纯,原来是个小骚货,不过那个叫林三的家丁还真能耐,连小姐都能姘上。)萧玉霜说完了憋在心里的事情,长舒口气,心情顺畅许多,把自己情事对外人说尽,不禁有些害羞,但一想到林三和姐姐生死未卜,又是满心忧虑。看着面前低眉沉思的高僧,心下不觉一安,望着至空和尚等他说话。


低头沉思的大师实际上一直在瞄着萧玉霜因为低泣而轻颤的美乳,再看到她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梨花带雨的俏脸满含渴望,不由硬了。


「阿弥陀佛。诸法因缘生,缘谢法还灭,一切事物,逃不过一个缘字,林公子和萧二小姐之事也是二人的缘,缘生缘灭,皆有因果,这果就应在了林公子身上……」至空和尚讲了一半打住。


萧玉霜听的半迷半懂,忙问:「因果?那因在哪里啊?」「善哉,二人因果,果在林公子,那因当然就应于二小姐身上了。」萧玉霜听后面色一暗,「是了,要不是我把他的名字叫出就不会有这事了,都怨我,呜呜呜……」至空和尚还是不动声色:「有因才有果,此事解困之法重在其因,善哉。」萧玉霜听到解困二字,又急切起来:「大师,要解困该如何呢?」「阿弥陀佛,有劫必有邪。萧家劫难和林公子劫难为一体,林公子劫难因在二小姐,那萧家劫难可有二小姐有关连?」「我们家的劫难也是因为我?」萧玉霜一脸迷茫,「啊!难道是……我,我前些日子去了苏州,那日刚刚回来,当晚就有贼人……真的是我?」(这小妞太上道了)至空和尚暗赞一声:「善哉善哉,看来因缘在此,萧二小姐在家时,有高墙院门之佑,而少年外出,最易招惹邪物。」「呜呜呜……都怪我,我什么事都不会做,只会捣乱欺负下人,还……还给家里招来灾祸,呜呜呜……」萧玉霜心中愧疚更甚,伏在桌上啜泣起来。


(嘿,得道高僧说话就是管用,骗这小丫头一骗一个准)「阿弥陀佛。」至空和尚适时一句佛号。


萧玉霜反应过来,起身扯住至空的衣袖求道:「大师你帮帮萧家吧,该……该怎么解困?我到底该怎么办?呜呜呜……」「阿弥陀佛,既然因已找到,那只要破掉此因,便可去果解困。」「去掉因?」「因既是萧二小姐入体之邪气,只要驱除邪气,那自然破之。」萧玉霜眼中闪亮,仿若看到希望:「那要如何才能驱除邪气?大师帮我。」「阿弥陀佛,佛法破万邪,萧二小姐女体招惹的是至阴邪气,只要有至阳佛气,便可驱除。」「至阳佛气?望大师明示。」「阿弥陀佛,万物皆有法,邪存在亦有道理,出家人不可妄改之。」至空和尚说完闭目默念佛经。


萧玉霜好容易抓到的希望好像又要破灭,哪能轻易罢休,看着一脸宝相庄严的至空和尚,心中坚定。


她起身跪在至空身前,深深拜倒:「求大师救救萧家。」至空双眼直钩盯着萧玉霜高撅的圆臀,口中却说道:「善哉善哉,萧二小姐这是作何?万万不可,快快起来。」「大师求求你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你救救我们吧。」萧玉霜句句真诚,丝毫不知(大师)在盯着自己的屁股看。


「唉,非是不救,这是萧家必经之劫难,老衲岂能胡乱篡改。」「大师如果不救,弟子就长跪不起。」萧二小姐是倔强的,就连把自己送到狼口都是那么倔强。


二人一阵僵持,终于……「唉,罢了罢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萧二小姐快起,老衲答应就是。」至空(无奈)叹了口气。


「多谢……多谢大师……」萧玉霜直起身子,俏脸带泪,泪中带喜,娇俏可人。


「善哉善哉,萧家有二小姐如此诚心之人,这场灾祸老衲也不得不救了。」至空满脸(苦笑)。


萧玉霜小脸微红,「大师若能解萧家危难,我定让娘亲捐赠大笔香油钱。」「老衲只是为萧二小姐诚心所动,并非为了财务。」至空一脸正气,语带不快。(小妞要是跟你娘说了,别说香油钱,不带人把爷爷给扒了皮就谢佛祖保佑了。)萧玉霜自觉失言,不敢再说话。


「阿弥陀佛,佛以慈悲为怀,为了祛除而不至杀伤,方法将很繁琐,萧二小姐必须有所准备。」「玉霜不怕,一切凭大师言。」「善哉,此事乃逆世而行,萧二小姐万不可与他人言及点滴,任何人都不可以。」萧玉霜小嘴紧闭,大眼圆睁,连连点头。


「为了能够彻底驱除,还得萧家平安,救出林三和萧大小姐,二小姐必须摒除一切念头,完全诚心,一切听老衲之言,不得有丝毫犹豫,否则邪气反噬,会害了林公子和大小姐,此事要切记。」至空和尚谆谆教导。


萧玉霜为了林三和姐姐,什么事会不答应?现在有了这个救命稻草,真是全部诚意都依在上面了。


「玉霜一定完全遵从大师指示。」二小姐一脸坚定。


「善哉,希望二小姐谨记刚才言语。」「玉霜谨记。」至空和尚移步佛龛前,庄严一拜:「南无阿弥陀佛,弟子为了萧二小姐之诚心,舍弃这幅皮囊,愿以身驱邪,纵堕入阿鼻地狱又将如何,我佛慈悲。」萧玉霜也被至空和尚言语感动,也走上前去,虔诚跪倒:「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弟子萧玉霜今日恳请至空大师驱邪,绝无私心,只愿我萧家平安,愿林三和姐姐早日归来。」二人拜毕,至空道:「二小姐,现在就开始了?」「嗯,谨遵大师吩咐。」萧玉霜不知驱邪会有何痛苦,略有忐忑但是心中坚定不移。


至空老目闭起,低念一段佛经,然后满脸严肃的沉声说道:「请二小姐褪尽衣衫。」「啊?」萧玉霜闻言惊到,迟迟不见动静。


「二小姐衣衫染尽佛气,邪气畏惧而隐于深处,必须去掉衣衫,让邪气散于全身,才能驱除。」至空好像早知道这情景,闭目说道。


萧玉霜俏脸渐红,面色挣扎,手捂胸前,仍犹豫不动。


「阿弥陀佛,既然二小姐诚心未到,趁着还未开始,停止了也罢。以后每日在此祈祷,林公子和大小姐仍有一线希望化险为夷。善哉善哉。」至空毫无失望之情,睁开眼睛,仿佛松了口气的说话了。


萧玉霜听到林三和姐姐的名字,猛然觉醒,神色坚定,咬牙急道:「大师不要,弟子……弟子诚心了。」说罢一扯衣带,素袍落下,并利落的将内衫褪掉,雪嫩的娇躯白生生暴露出来。


光着身子对着别人,萧玉霜心中羞涩无比,但是为了林三和姐姐,这又算什么呢?


萧玉霜虽然才十七岁,但身子已发育成熟,全身肌肤雪白,椒乳饱满挺立,润滑如脂,道道青痕隐隐可见,两颗小奶头迎风微挺,粉红娇嫩。蛮腰平滑而纤细,小腹微隆,肚脐宛如梨漩嵌于腹间,下面阴阜饱满,稀疏的黑绒布在上面,隐约能看见下面粉嫩的肉缝,臀儿并不硕大,但是浑圆撅翘,粉肉嘟嘟,大腿绷直修长,细滑炫白。


一个绝美的少女胴体立在至空面前,诱人的感觉差点让他装了几十年的高僧模样破了相。


(我的乖,这个小骚货身子美死了,这咪咪,这屁股,这骚屄,不肏对得起谁?)虽然这是位高僧,虽然这高僧面无表情,但是这样被别人看自己的身子,萧玉霜还是羞不可抑,俏脸通红,神色扭捏至极。


至空神色毫无所动,没有感情的说道:「阿弥陀佛,万般法相在我佛眼中只是一副臭皮囊,二小姐的身子在凡人眼中是惑人毒药,老衲眼里只看到一具红粉骷髅而已,善哉善哉。」这话以后,萧玉霜羞涩稍退,虽略有不忿,但也更加坚信面前是得道高僧,能帮助林三和姐姐脱困。


「唉,为了驱邪,老衲也不得不舍弃自己这副臭皮囊了。」至空说着就把僧衣缓缓脱掉。


一具六十多岁老人的肉体,肥硕的身材,松弛的皮肤,片片的斑点,最引人注目的是胯下灰杂的毛丛里挺出来一根漆黑的肉棒,半尺来长,盘筋错节,黑亮的棒首如蘑菇头一般,微吐黏液,仿若透着热气般对准面前的少女耀武扬威。


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一丑一美,一黑一白的两具肉体形成怪异的对比。


萧玉霜瞪眼瞧着身前的至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惊讶和好奇甚至战胜了羞涩(男人的身子好丑啊,那么肥,皮都耷拉了,还有好多斑点啊,真恶心,下面那个东西是什么啊?丑死了,好像好羞人的,总感觉那东西坏坏的,比坏人都坏。)萧玉霜心中隐约觉得那根肉棒是不该看的,但是仿佛是一种本能控制着,看后仍不自觉的会把视线移向它。


看到萧玉霜没有过激反应,至空大师心中淫笑(这小白羊可是自己非要送上门的,就让佛爷的大鸡巴给你的小骚屄清理清理吧。)「阿弥陀佛,老衲现在要用佛手将二小姐体表弥漫的邪气扫去。」至空面无表情说道。


「啊?」萧玉霜这才把对至空肉棒的好奇心从小脑袋瓜里清除,忍住羞涩颤声道:「请……请大师为玉霜驱邪。」萧玉霜闭上眼睛,努力把双臂从胸前放下,但还忍不住眯眼偷看至空走近,娇躯轻颤。


这样娇美的少女赤裸着身子请自己玩弄,御女无数的至空也不禁心中激荡,颤抖着一双筋骨突起的老手移向萧玉霜身子。


大手刚触到少女的乳房,就无法抑制的覆了上去,触手滑腻,弹软柔热,至空肉棒又是猛抖,几乎碰上萧玉霜的小腹,双手各抓着一只乳房揉捏起来,上瘾一般不能停止。


萧玉霜乳房第一次被男人触摸,只感觉身子马上酸软无力,乳前泛起阵阵波浪冲击全身的筋脉,小腹下面也涌起滚滚热流激震全身,胯间一热,脑袋瞬间空白,口中一声无主的娇吟,竟差点泄身了。


少女雪柔的乳房在老和尚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两颗小奶头也不能幸免,被他挑挑捻捻,那种刺激源源不断的冲击着萧玉霜的身心,让她难以自持,小脸酡红,樱口微张,声声媚人的轻吟吐出:「嗯……怎么……怎么回事?好奇怪……哦……哦……好,啊……」在萧玉霜乳上肆虐许久,至空才不舍的离开,双手磨搓过她的小腹,到达最隐秘的地方。


蹲着身子,至空痴痴盯着萧玉霜的下身,透过稀疏的绒毛看到里面饱满的阴唇,微微湿润的紧致肉缝,让他差点射出来,只能干声道:「二……二小姐先去坐到床上,这……这里老衲得细细驱除。」萧玉霜还沉浸在刚在难言的感觉中,天外的声音将她拉回来,失神的勉强用力愣愣向床上走去,看着面前肉肉的臀瓣扭动,至空好大的毅力才忍住摸一把的冲动。


坐上床,萧玉霜才渐渐回神,疑惑的看着至空。


「二小姐腿间是至阴之处,弥漫的邪气最重,还……还请把腿张开,让老衲细细清除。」萧玉霜已经感觉到下身的湿意,而且一直觉得下面是最羞人的地方,却要张开腿让一个老头子把玩,心中羞涩为难:「这……大师,这里也要吗?」「善哉,二小姐,邪气的最重要聚集点就是那里,现在只是表面清理,一会还得更深入的驱除,二小姐要尊重我佛之意,阿弥陀佛。」萧玉霜马上又记起刚才承诺和说法,心中羞到极点,咬着樱唇,娇喘吁吁还是缓缓张开双腿,露出少女最珍贵的地方。


至空两步上去,蹲在床前,盯着萧玉霜的胯间,萧玉霜看到至空盯着自己腿间看,身子一软,躺倒在床上(好羞人,怎么能盯着人家那里看?可是身子好奇怪,一点力气也没有,罢了,就躺着吧,我再看能羞死了。)至空则急切的推开萧玉霜腿弯按到上面说道:「萧二小姐自己把腿搂起来,这样能除去的更干净。」「唔!怎么能这样?那地方好羞人,他怎么把人家的腿这样扒开?什么都被看到了,羞死了,还得自己搂起来,驱邪真的好羞人。」萧玉霜还是听话的把两腿搂到胸侧,让下身毫无遮掩的暴露空中。


萧玉霜屁股圆鼓鼓的,中间的坟起如小馒头一般,光洁无毛,白嫩鼓胀的两瓣媚肉紧紧贴在一起,合成一道湿湿的肉缝,下面一枚粉嫩的小菊花微微战抖,诱人至极。


至空如何忍得住这美穴的诱惑,趴在萧玉霜跨前,双手抚摸着她的屁股,这下动作,又让萧玉霜娇躯轻抖,肉缝又多了一份湿意。至空双手终于移到了阴唇上,萧玉霜喉中又有娇吟传出。


至空粗糙的手指在两瓣软嫩肥满的阴唇上摩挲一阵,引出点点淫液,就扒开阴唇观察里面的嫩肉,里面两片亮晶晶的粉肉缩在两边,娇艳的小肉穴紧紧合在一起,轻轻蠕动,只是不停溢出的淫水告诉至空这里是个贯穿的通道。


这等美味,至空如何忍得住,大嘴一张,肥腻的舌头就舔了上去。「啊……唔唔……有……有东西流出去了啊,哦……好奇怪,啊。」萧玉霜处女的肉缝深处嫩肉被舔,终于泄身,汩汩淫液涌出,沾湿至空老脸,这下泄身,让萧玉霜身子一绷之后马上软掉,(哦……刚才大师在舔我的那地方吗?啊……好难过,好奇怪,那么脏的地方,羞死人了。)至空对于处女的阴精当然毫不在乎,肥肠嘴完全覆在萧玉霜屄缝,哧溜哧溜的舔吮着,阵阵莫名的快感如惊涛拍岸席卷萧玉霜全身,让她只能失神咿咿呀呀的媚叫。


扒着阴唇舔舐好久,至空才停下来。「二小姐,现在老衲要给二小姐度佛气了。」萧玉霜无力的坐起来,感觉下面酥酥麻麻的,那种感觉让她隐隐觉得痴迷。


「下面老衲要将佛气度进二小姐口中,尽力消除二小姐体内的邪气。」萧玉霜迷迷糊糊的点头,还没反应过来,至空就一把搂住她,大嘴直接含住了她的小口,肥舌毫不客气的伸进萧玉霜口中吸吮搅拌,萧玉霜感觉这一切,只觉头脑又一炸,就失神起来,小香舌不自觉的和至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还不时伸入至空口中搅弄,吸吮着他的舌头,吞咽着至空吐进自己口中的口水。至空知道这小丫头发了情,也不客气,就把大舌头吐出老长,任萧玉霜小嘴紧紧的裹吮,小舌急切的舔吸,自己分泌的口水都不够她喝的,刚有一点就被萧玉霜吸走吞下。


待到至空口中实在无货时,萧玉霜才渐渐停下疯狂,只是安心的吸着他的舌头,过了好一会,至空才离开(娘的,这小骚屄骨子里可是淫荡的狠呐)他当然不知道,萧家一家两代三女都是骨子里骚浪至极的。


「二小姐,好了,现在该吸取至阳佛气了。」萧玉霜好像还有些意犹未尽,略微回神的她回想刚才,虽然不知到底是干什么,还是不由心中羞涩,面色绯红更甚,「至阳佛气?」至空在萧玉霜下身淫水泛滥处摸了一把,「天地有阴阳,二小姐至阴邪气在胯下,名为骚屄,我佛至阳罡气也在胯下,其名肉屌。」说着抖了抖硬了许久的肉棒,「老衲刚刚用佛口在二小姐的骚屄那清理一番,现在二小姐也需要吸取我佛至阳罡气了。」萧玉霜呆呆看着至空的肉屌,神情羞涩:「玉霜……玉霜的那个地方是叫骚屄吗?」「善哉!」至空一愣,点头,满脸正经。


「那……那好像女人都有那个地方,都叫骚屄吗?」「善哉!」「哦,原来姐姐和娘亲也都是骚屄,哼,以前洗澡时,我问她们还都不告诉我,还骂我。」至空大愣,心中一乐:「善哉,二小姐聪明至极,萧大小姐和萧夫人都是骚屄。」「嘻嘻,玉霜可是疑惑的好多年呢!玉霜和姐姐、娘亲一样,都有骚屄,我们娘仨都是骚屄。」萧玉霜满脸幸福,能与姐姐和娘亲一样,也许是萧二小姐想长大的一个梦想。


「为了萧大小姐这个骚屄能安全回来,你们三个骚屄能一家团聚,二小姐还是快吸取佛气吧。」至空口上一本正经,心里笑开了花,(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妞就是好,明着面骂都没事。)「呀,那地方好羞人的,不能说不能说……」萧玉霜意识到什么,又碎碎念起来,闻得至空言语,就蹲下身子,看着面前的肉棒,突然面色一羞:「那……那男人的也都有这个东西吗?」「善哉!此为肉屌。」「那……那林三也有肉屌吗?」「哦?哦,老衲的这东西叫肉屌,林公子的应该叫小鸡鸡。」「小鸡鸡?」萧玉霜茫然一下又娇笑:「小鸡鸡,林三的这东西名字好可爱哦。」(嘿,你要是对他这么说,你那姘头能吐血)「善哉!二小姐将肉屌纳入口中,像刚才一般,不要用牙齿,一直吸吮就可以,待到诚心足够,便会有至刚佛气涌出,二小姐只要全部吞下即可。这志刚佛气极其宝贵,若能吞下,可大大消除邪气,林公子和萧大小姐回归在即。」听到这里,萧玉霜终于回神,俏脸变得坚定虔诚起来,两只小手捧上至空的肉棒,不顾腥膻的气息,樱口一张就含了进去。


龟头进入一个温润湿滑的地方,再看身下清纯的萧家二小姐朝圣一般庄重的给自己口交,至空激动的差点射了。


萧玉霜在性事上还真有天分,可能刚才舌吻也有了经验,小手不自觉的在阳根撸动,口中含着龟头卖力吮吸,香舌也不停的舔弄,就连敛下来的污垢也自觉吞下,以为这也是所谓的(佛气)。


(哦……这小骚货天生就会吃鸡巴吗?舔的真带劲。)至空也是忍了许久,早就到了临界,龟头在萧玉霜口中没一会儿,就忍不住了,「哦,老衲……老衲佛气要出来了,二小姐接好。」萧玉霜闻言更是卖力,随着至空一声低哼,感觉嘴里的龟头膨胀颤抖,然后一股股热流就灌进口中。萧玉霜谨记前言,努力吞咽着,一口又一口,至空的老精射了十几股才完,萧玉霜准备及时,倒也全部咽下,射完后,她还不停歇的用力吮,将肉屌里残留的精液也吸出来吞下,等到肉棒渐软,吸无可吸时才罢休。


吞完精液,萧玉霜心情放松更多,脸上红嘟嘟的透着兴奋:「唔,大师,玉霜吸出来好几口佛气呢。」射的爽快,吃得开心,这次二人合作的很愉快:「善哉!二小姐做的很好,林公子和萧大小姐若能脱困,全赖二小姐之功。」萧玉霜被夸的有点害羞:「哪里,还是要多谢大师给玉霜佛气净身才对。」「善哉,现在老衲要重新积攒佛气,等会注入二小姐骚屄之内。现在二小姐应该将骚屄对准我佛,祈祷林公子和大小姐平安。」「嗯,玉霜知道了。要怎么做呢?」刚刚完成了一件大事,经过这一阵子的活动,萧玉霜的羞气也去了八九分,很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


「二小姐应跪在佛龛之前,将臀撅起,让骚屄对准我佛,以便我佛不断清理里面涌出的邪气。二小姐要心诚,不停祈祷才行。」至空仅仅一想那情景,就感觉到下身死蛇蠢蠢欲动。


「嗯,玉霜知晓了。」萧玉霜郑重点头。转身走到佛龛前,跪倒一拜,然后转过身子跪爬下,回头将翘臀对准龛上佛像,确保小穴就置于佛像面前,才安心趴好。


「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弟子萧玉霜,因身染邪气,害的家中遭遇灾祸,幸得至空大师指点,为玉霜驱除邪气。现弟子将骚屄置于佛祖之前,万望佛祖怜悯弟子诚意,为弟子的骚屄驱除邪气,还得家中平安,让那坏人和姐姐能早日归来……」「二小姐,将骚屄的两块骚肉扒开,让佛祖更直接的给骚屄驱邪会更好。」那边至空看着萧玉霜把小穴对着佛像祈祷,又好笑又刺激,再次出言戏耍。


「是,大师。」萧玉霜可不知道至空的邪想,双臂伸到臀后,扒开肥软的阴唇,将屄中嫩肉展开在佛像面前。「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弟子萧玉霜诚心盼望佛祖显灵,驱掉弟子骚屄中邪气,求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保佑那坏人和姐姐平安,赐予至空大师更多佛气……」这时至空挺着半硬不硬的肉棒走了过来,在佛龛前一拜:「弟子至空恭请佛祖。」话毕就一把抱起佛像:「二小姐,还请将骚屄在扒开些,老衲请来佛祖为骚屄驱邪。」「嗯。」萧玉霜哼了一声,就尽力将两瓣阴唇拉开,至空毫不客气的抱着佛像,用鸭蛋大的佛头顶在她肉沟里上下刮磨起来,被疙疙瘩瘩的佛头磨蹭穴中嫩肉,萧玉霜身子一颤就要呻吟出声,但马上意识到,努力控制住酸软的身子,口中喃喃:「弟子萧玉霜,多谢佛祖为弟子骚屄驱邪……」拿着佛首去捣一个纯真少女的小穴,偏偏这个少女还自己扒着阴唇,心意虔诚,这刺激感让至空直接硬到头,更是肆意的剐蹭,汩汩淫汁涂满佛头,萧玉霜喃喃的祈祷也参杂进更多无主的呻吟。


至空玩弄了肉穴好久,终于忍不了,将半湿的佛像放回龛上说:「二小姐,现在老衲佛气充满,现在要灌入二小姐骚屄。」萧玉霜刚刚有泄身一次,就是凭着毅力还扒着阴唇,闻言后神态半是茫然半是销魂的看着至空。


「二小姐现在翻过来跪向我佛,老衲从后面将肉屌插进二小姐骚屄里,把佛气注进邪气之巢。」至空眼射欲火,尽力使语气平稳。


萧玉霜乖乖转过身子,面前正是被自己淫水湿了一半的佛像,俏脸一红。


至空绕到萧玉霜身后,看着面前雪白浑圆的两瓣臀肉,中间嫩红微张的湿润阴唇,邪火难抑,声音颤抖:「为表诚心,二小姐还请自己分开骚肉,将肉屌引入屄内。」萧玉霜知道至空要将肉屌插进自己下身,虽然不清楚真正的含义,仍是心神不宁,但是看着眼前佛祖的微笑,在淫水中好像林三的坏笑,马上安宁下来。


双手又探向臀后,一手分开两瓣阴唇,另一手摸到肉棒,无师自通的将龟头挤开嫩穴,握着肉棒就往穴洞塞,口中轻语:「弟子萧玉霜,请至空大师肉屌进入弟子骚屄,为弟子驱邪。」这时,龟头已经整个进去,紧紧的顶在萧玉霜的处女膜上,萧玉霜也感觉到下身胀痛,握着肉棒的小手实在无法狠心戳进去,就让龟头在肉穴外部摩挲。只是龟头在那里挤来挤去,萧玉霜愈发感觉小腹处一股无法言语的空虚蔓延全身,好想有什么东西去填满它。


「大师,玉霜……玉霜没有力气了,还请大师……将肉屌全部插到玉霜骚屄里面。」萧玉霜回头时,晕红的小脸满含祈求和惭愧,单单这个请求又有谁会不答应呢?


「阿弥陀佛。」至空双手在萧玉霜肉感十足的弹软臀瓣上揉捏着,一脸庄严的沉声道:「善哉,我佛慈悲,普渡众生。二小姐将骚屄尽力掰开,刺向邪气源头的佛气利剑会有些疼痛。」萧玉霜两腿更加分开,双手各捏住一瓣阴唇,向两边拉开,小脸含满坚毅:


「玉霜不怕,只要能让坏人和姐姐平安,刀山火海玉霜也不怕。」「善哉,二小姐诚心我佛也会感动,老衲拼了这条老命,也会把所有佛气都灌入二小姐骚屄深处的。」说完,早就难以坚持的至空肥腰一挺,已被萧玉霜在穴口安置好的肉棒直接贯穿她处女穴。


一声哀鸣起,点点梅花落。


萧二小姐的处女穴迎来了第一位客人,这不是爱人林三的阳物,而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和尚的肉屌。


被如此肉棒直戳深处,破处之痛让萧玉霜眼泪都下来了。(呜呜,好痛,比坏人打屁股还痛好多,唔……)至空也有些痛,萧二小姐的处女穴真是紧的狠,肉棒所处的位置,四周全是软韧湿热的嫩肉挤压,仿佛一放松,肉棒就会被穴内的压力给挤出去。当然,自己肥硕的肚子贴紧萧玉霜因翘起而更加丰圆的雪臀,龟头顶在一团滑腻软热的嫩肉,棒身再被腔内媚肉挤压,这其中的快感也不足为外人道也。


二人共同适应了一会,萧玉霜疼痛稍减,只觉得穴内仅仅被这样胀开还缺点什么,不由自主的缓缓摇动着屁股,让龟头能在花心磨蹭,肉棒在甬道搅拌。


老和尚当然注意到萧玉霜已经开始眯着眼睛,又是舒爽又是难过的自己动起来,知道了这刚破身的处女就开始发骚了,心中又是腹诽又是惊喜,也捏住两团臀肉,轻轻抽动,由缓到急……萧玉霜因为至空的动作,更加无神的呻吟起来:「哦……唔唔……啊哦……大师,玉……玉霜的骚屄好奇怪,啊……嗯嗯……骚屄好痒……嗯……麻了,怎么……怎么回事啊?哦……哦哦……肉屌动的再快点,哦……大师……插到骚屄底了,嗯……玉霜好像肉屌把骚屄捣穿啊……再快点嘛……」少女无知的呻吟仿佛大力丸一般,至空老朽的身子又爆发活力,一会儿钳住纤腰,一会儿捏紧臀肉,肥腰弹簧似的摇摆不止,身上松弛的赘肉和少女垂下的椒乳同时摇晃。臀后的拍打让萧玉霜身子急摆,两瓣粉圆的屁股蛋也被撞击的如水般波荡,紧紧的穴肉勒住至空的老鸡巴,被肉棒带的翻进翻出,松弛漆黑的蛋囊飞甩,啪啪的拍击在萧玉霜阴阜阴唇上,打出片片殷红,带出滴滴淫汁。


「小骚货,这就是肏屄,大肉屌肏小骚屄,让爷爷的老鸡巴好好把你这小贱屄开垦开垦,插爆你这小贱屄,刚被开苞就骚成这样,什么大小姐,连个臭婊子都不如。」干的正爽,至空也没心思装高僧,反正就算这被肏爽的萧家小姐以后记得,编个谎就能圆过去。


「唔……唔唔……好深,啊……进去了,哦……进到里面去了,哦哦,用力插……嗯……骚屄好喜欢这样,唔……又进去了,插得好深,玉霜……玉霜的骚屄要穿了,把……把佛气灌到玉霜肚子里,唔……再用力,啊……玉霜又流出去了……」上百下的急顶狠插,让萧玉霜迅速高潮,再次泄身。老和尚丝毫不顾她高潮软掉的身子,继续猛干,口中说道:「二小姐对着佛祖,要不停拜、不停祈祷才行,这样,老衲灌注的佛气才能管用,救你的林三哥哥和骚屄姐姐。」萧玉霜被干的小脑袋几乎完全空白,但是林三的名字还是让她勉强清醒些,支着酥软的身子,忍受着后面的顶肏,一下下拜佛祈祷:「如来呜呜唔,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保佑坏人平安回来……嗯啊,保佑……」看着娇俏美少女边撅着屁股让自己干边虔诚的跪拜祈祷,至空更是满足,顶的速度也加快起来,大手还不时的拍打着身下白嫩的屁股,啪啪滋滋的淫声秽语回荡整间厢房。


又是上百下,至空终感无力,停下来喘息道:「二小姐,现在该你用骚屄把佛气吸出来了。」说着躺倒地上,一根水淋淋的漆黑肉屌朝天而立,至空指使萧玉霜跨在自己腰侧,萧玉霜身子酥软,勉力起身,看到至空的姿态也很聪明的蹲下身子,扶着肉棒,掰开阴唇包住龟头对准肉洞,圆翘的屁股缓缓下落,一直坐到至空小腹算完,并立马很有天分的按着他的膝盖,屁股如锤似得夯在至空小腹,指天肉屌也被小穴全部纳入,娇嫩的小穴无法全部含入,每次坐下时,龟头总是突破花心,捣进子宫里。


虽说萧玉霜也是无力,可是为了此事,却也激发潜力,上下起落上百次,刚刚开苞的鲜嫩处女穴紧紧套住肉棒抽插,还真的差点将至空的精液吸进了子宫。


至空身子恢复过来,也感觉快要喷发,一下将萧玉霜掀翻,压着她的双腿将她卡在身下,萧玉霜两团臀肉被折起,显得肥圆许多,通红张开的饱满阴唇湿答答淫水不绝,至空将肉棒抵住屄洞,身子就如泰山压顶般砸下,重重拍打着萧玉霜的下身,肉棒也全根出入,次次戳入最幽深之处,干的萧玉霜蹙眉苦吟。


不足百下的狂轰乱砸,将萧玉霜大腿和雪臀齐齐拍红,勒住肉棒的穴口嫩肉也被磨擦的肿亮,最后一下重压,龟头顶在子宫里剧烈喷发起来,萧玉霜感到子宫中探入一团软肉,道道热流如箭般击打在宫壁,如此股股浓精的冲击,让她再次泄身,数十年的老精,充斥了萧玉霜子宫的每个角落,并继续灌向输卵管、卵巢,新鲜产出的卵子也完全浸在了精液里,承受了亿万精子的围攻…………一刻钟后。


「大师,现在是不是已经……已经把佛气灌给玉霜了?」萧玉霜俏脸绯红,满面不好意思的害羞轻问,声音慵懒,仿若呢喃,刚说完脸上又是一红,因为感觉到自己骚屄里原本软软的肉屌突然胀大一圈。现在的萧玉霜双腿被挤在胸前,两团酥乳也被按扁,身子被老和尚死死压住。


射完约有一刻钟了,萧玉霜才真正回神,虽然知道是在驱邪,但是自己下骚屄被一根软趴趴热乎乎的肉条填满,又赤裸着身子,如此姿势被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和尚裸身压着,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不自觉的感到十分的羞涩。


「二小姐有没有感到腹中热腾腾的胀满了?」老和尚如此占着天大的便宜还能一脸肃穆的说话,实乃数十年锻炼而成。


「嗯,感觉里面好胀,也好热。」被老和尚一提醒,萧玉霜更加感到下身异样。


「不错,里面胀满的就是老衲注给二小姐的精纯佛气,可助你炼化邪气。」「那……那注完了能不能,能不能放开玉霜呢。」「唉,二小姐,这可万万不可,二小姐难道没感觉到老衲的一节肉屌在你腹中吗?」「唔!有……有感觉到,把……把玉霜骚屄里面的小肚子都捅开了。」萧玉霜被问的直白,本能觉得不自在,可是夹在自己子宫里的龟头真的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嗯,正是如此,老衲将佛气灌入子宫后,必须用肉屌封住洞口,防止佛气外泄,让二小姐充分吸收佛气后才可拔出。」老和尚随口胡诌,诱骗这一心为救林三而无心多想的萧二小姐。


「唔……」萧玉霜闻言,轻喃答应一声。


如此般,萧玉霜蜜穴朝天,臀瓣绷圆,身子折紧,被这老和尚肥躯压着,老和尚的肉屌深深贯入萧玉霜肉穴直至子宫,二人最隐秘之处连接的隐秘至极。


又是一刻钟……肉屌被萧玉霜的处女小穴含了两刻钟了,老和尚感觉下面还是半死不活,终于放弃,慢慢起身:「阿弥陀佛,二小姐,现在还请轻揉小腹,让身子快速吸收掉那些佛气才好。」萧玉霜终于能顺畅喘息,小手乖乖的在热腾腾小腹处画圈揉着。老和尚也小心将肉屌从萧玉霜子宫拔出,只是还顶着宫口,等待它闭紧。看着萧玉霜羞涩中带着情欲,清纯里隐含风情的小脸,心头一热:「善哉,下面已经灌注完毕,老衲再给二小姐度一些佛气入口,上下夹攻,共驱邪气。」闻言,萧玉霜咬唇羞涩,星眸一闪,微微张开小口吐出香舌,老和尚赶紧压下,大嘴含住萧玉霜口舌,二人便又开始相互吸吮吞吐,自上而下,老和尚的口水源源下流,萧玉霜一边吮着口中肥舌,一边咕嘟咕嘟的吞咽着。喝了好多才把积攒了许久的至空大师重又榨干,喝个水饱。


龟头感觉到萧玉霜的宫门重又闭紧后,才细心抽出肉棒,一声轻响和低吟,肉棒脱离了新开嫩鲍,萧玉霜两瓣阴唇重又合紧,只有一圈白浆和通红的肿色才看出这个嫩屄刚遭受的蹂躏。


老和尚又扒开阴唇看了好一会,确定没有精液流出才满意点头…………第二日黄昏,厢房。


「佛气出,二小姐速接……」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和尚赤裸着精壮的身躯,一手奋力搓弄下面钢炮似得的肉棒,萧玉霜跪在前面,樱口张开,置于肉棒前面,香舌抵在龟头下,大股大股浓白精液一点不差的射进她的小嘴和舌头上,整整射了满大口。


萧玉霜鼓着小腮帮,一点点咽下,舔舔樱唇娇声道:「大师,玉霜好饱,都吃不下了。」厢房中除了萧玉霜和至空和尚外,竟还有四个和尚,有十几岁的小沙弥,也有四五十岁的中年壮和尚,相同的是每个人都全身赤裸,下身耷拉着一根软趴趴的肉屌。


「阿弥陀佛,二小姐,今天的驱邪佛气吸收了多少?」至空老和尚问道。


「唔?今天五位大师用口给玉霜度了十二次佛气,玉霜从肉屌上吸了六次佛气,都吃撑了,哼……」每日有大量的精纯佛气驱邪,萧玉霜对于林三和姐姐的事情越来越有信心,刁蛮模样略有回复。


「善哉,老衲也是为了早日实现二小姐的祈念才找了几位同样佛法精深的高僧,共同为二小姐驱邪,换萧家平安。」「阿弥陀佛……」五个和尚共同肃颜唱号,激沉的声音令人感受到佛法的博大精深,只是配上五个赤身裸体的和尚,实在怪异。


「玉霜多谢各位大师,不惜舍弃自身为玉霜驱邪。不过人家真的好胀……」说完,萧玉霜扁着小嘴,抚摸小腹,萧玉霜的小腹现在竟然隆起好高,绷紧圆滑,像是怀胎五月的孕妇一般。


「善哉善哉,不知二小姐是否还记得下面共灌注过多少佛气?」至空声音沉稳,和其余几个和尚一样面无表情,但每人眼中都闪着淫笑的光芒。


「下面?嗯,好像一共灌了十五次,把玉霜肚子都撑大了,真……真的不能把那东西拿出来吗?」说着,萧玉霜叉开腿扒开通红肿胀的肥阴唇,那同样艳红的穴洞里竟然塞着两个鸽蛋大小的古铜色珠子。


「善哉,此串十八粒念珠注满十八罗汉佛力,正是驱邪圣物,现在至于二小姐骚屄中,正好里面的五颗可以塞入子宫内,堵住宫门,就能将众僧佛力全部存在二小姐体内,占满整个子宫,让邪气无处可藏,自然而出。」「哦,只是……都,都在玉霜肚子胀大了,这么多……」萧玉霜为了林三和姐姐的安危,还是不怎么敢反驳。


「阿弥陀佛,二小姐此言差矣,子宫可不仅仅能装入这些佛气。」老和尚上前摩挲着萧玉霜紧滑的小腹比划着:「就算再大上几圈,再来几十位高僧来,也难以将二小姐子宫灌满,以后几日,这里面的佛气都不可丝毫泄出,老衲五人还会随时随地为二小姐再添佛气的。」……【全文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